《乡村神医》

张凡内心一惊,她的手相当地有力,乱抓一通,会不会把怀里的玄阴渡厄符给抓坏了?
“别挠我呀,又不是我的过错!”张凡“委屈”地道,同时她双手拽出来。
不过,她这一阵挠,却是使得张凡想到了玄阴渡厄符!
玄爷送给的玄阴渡厄符不是能驱邪镇魂吗?
这盅虫属于邪秽一类,平时受制于扫帚仙的符咒,想必也会受制于玄阴渡厄符!
我何不试试?
“邹姨,你再坚持一下,我想起一个法子!”
张凡说着,松开邹方。
邹方却是不松手,气喘娇娇,已经是有气无力了:“小张,小张……救救阿姨……”
“邹姨,”张凡没见过女人生孩子,所以他是第一次见到女人这样痛苦,心中十分不忍,禁不住泪水滴落下来,正好滴落在她的颈项里。
“你,你哭了?”邹方抬头看着张凡。
“没事,邹姨,你先松开我一下,马上就好。”
邹方顺从地松开双手。
张凡从怀里抽出一张符纸。
玄爷说过,这符纸不用念咒语,只要默念你想的事,它就会灵验,使用起来非常方便。
“哧!”
打开打火机,慢慢将玄阴渡厄符点燃!
火苗由小到大,由大渐小,最后化成灰烬!
空气仿佛凝固!
就在符纸完全烧尽的一瞬间,两人都愣住了!
一个恶心人的奇迹发生了!
只见雪白的肚腹之上,在靠近脐窝之处,黑黑地,露出半截小黑虫!
它似乎已经精疲力尽,挣扎着,想从皮内钻出来,却没有办到。
随着符纸最后一星灰烬的熄灭,它头一歪,便一动不动了!
看了这情景,谁要是不起一身鸡皮疙瘩,那说明心理太强大了!
“啊!”
邹方一声尖叫,双手捂住眼睛,双腿乱踢:“小凡,小凡,快快把它拽出来!”
张凡缓了一口气,从最初的惊诧中醒过来,看见虫子不动了,心中明白:
玄阴渡厄符把盅虫搞定了!
“我不敢,好怕怕!”张凡从刚才的紧张恐惧中解脱出来,犹如苦海逃生,心情大好,禁不住嘻笑着。
“快快!”邹方双手捂着脸左右晃动,焦急万分。
“别乱蹬,自己也不看看,裤腰都蹬到膝盖了!还蹬!”张凡小声揶揄着。
不好,百分百曝光了!
邹方心中一羞,忙紧闭着眼睛,伸手裤腰往上提了一提,羞怒地斥责道:“小凡,你……你……”
“我是医生!”张凡无辜地解释,“而且是你自己乱蹬弄的。”
“你真坏!还笑话人家!”
“不好,它又往回钻呢,要钻进去了!”张凡为了转移她的注意力,吓唬道。
“妈呀,要命啦!小张,求求你,求求你,快把它打死!”
泪水从邹方的指缝里流出来。
张凡也不好再调笑她,便尖起手指,轻轻捏住盅虫,慢慢地把它从肚皮里拽了出来。
“看吧,就是这个盅虫,把你给坑了!”张凡把虫子在她脸前晃动,“睁开眼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