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吴局长是个惧内的模范,夫人发下命令,立即执行,马上在大饭店安排了一桌。
张凡和邹方赶到时,吴局长已经坐在那里等候了。
看见老婆一脸喜气,吴局情知有门儿,但老婆不说话,他也不敢贸然去问,憋了好一会,趁邹方去洗手间的空隙,他偷偷问张凡:“搞定了?”
“搞定!”张凡得意地笑着。
“到底什么情况?”
“普通的一件巫事。我在她办公室里搜查到了一件秽物。”
“秽物?死猫烂狗?”
“一把巫师的小扫帚。已经没事了,烧掉就好了。”
张凡按照邹方的嘱咐,轻描淡写地只把扫帚说出来,有意剪辑掉了在分局办公室里发生的大部分精彩片段。
“那,就是说她……可以受孕了?”
“这个难说。”张凡笑眯眯地看着吴局长,“地是好地,种子也要强,才能长出庄稼来。吴局你年纪不是很年轻了,估计也是精力稍减,再加上局里工作忙,恐怕有些力不从心吧?”
“小凡,”吴局长也跟着老婆叫张凡“小凡”了,这样显得亲切,“你真是说到点子上了,我现在的情况不太自信……怎么办,你……弄个壮阳的方子给我?”
“好。”张凡随手提笔,扯了半张菜谱,写了个方子:“按方抓药,每周一副,应该是有效果的。”
听见洗手间里有冲水的声音,吴局长忙把方子折叠揣进怀里,小声嘱咐道:“这个,你可不准透露给她。不然她又要取笑我从你这里要求火力援助了。”
张凡一边点头,一边暗笑:这两口子!真有意思!我得两边瞒!
而此时,在天际集团总公司董事长办公室里,电影里才有的一幕正在上演:
由大少跪在地上,耷拉着脑袋,连死的心都有了!
洗浴中心被打、雇车手撞击张凡不成,这两件事都是他鼓捣出来的,结果一败涂地。
本来由鹏举极力掩盖消息,不想让卜董事长知道。但纸包不住火,卜董事长已经从网上看到了消息。
他不由得大怒,把由英、由鹏举和由大少一齐叫到办公室,查问此事。
由大少知道惹了祸,不敢隐瞒,把两件事交待得干干净净,然后跪在地上等死。
卜兴田听完,脸上漠无表情,坐在圈椅里,一口接一口地抽烟,慢慢地吐烟圈。
由英明白,卜兴田生气时,就是这个样子。
想了一想,他慢慢凑过去,小声道:“董事长,犬侄不更事,给天际丢了脸,我身为副董事长,难脱其责,只有听您处置!”
“啪!”卜董事长重重地拍在桌子上,挺身站起来,脸上怒气冲冲,咬牙切齿,仿佛连耳朵都在跳动:“老由呀老由,你搞什么搞呀!你的那些由姓子侄,一个个地被你搬到天际来,破格提拔,我没有说什么。可是,他们哪有一个成气的?除了给天际丢人现眼,还能不干点正事?”
由英第一次见卜兴田发这么大火,吓得脸色纸一样白,双手发抖,膝盖打弯,扶住办公桌才没有跪倒:“董事长,我错了,我回去一定严加管教,保证他们不再出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