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好大一阵子,周韵竹才从迷乱中清醒过来,伸手理好领口,掏出小镜子重新抹了口红和眉线,骂道:“讨厌,把人家妆都给搞掉了。”
骂归骂,这一番充电,令她脸上洋溢着喜悦和满足,在张凡的注视下,开始审查那几份合同,精神头相当足。
“你看你看,这就是花魁事先邮过来的合作协议,”周韵竹把一份合同递过来,“这哪里是合作,简直是强盗!看看这里写的……花魁分八成利润,我们天健分二成!他们以为他们是天爷?”
张凡笑着接过来细看。
正在这时,有人轻轻敲门。
张凡过去开门,见门外站着那个女秘书,她身后竟然是焦松。
秘书探头道:“周总,刚才孟市长秘书打来电话,说花魁的老总要求尽快与我们天健敲定合同,所以……”
焦松没等有人请他,一步跨了进来,昂首挺胸,一脸倨傲地看着张凡和周韵竹:“你们江清市的孟市长亲自安排我和天健谈合同的事,孟市长指示,花魁的销售代表,要一切优先,明白了吗?”
张凡和周韵竹互相看了一眼,都是微微一笑。
市长那边有指示,周韵竹当然不好拒绝。
“既然如此,那请坐吧。我和张总刚才正在研究你们花魁的协议书。”
“怎么样?研究的结果如何?行的话,马上签字,优先给我们花魁发货。”焦松跷起二郎腿,掏出一只香烟,把脖子一扬,靠在沙发背上,吞云吐雾起来。
“焦总一厢情愿了。你们合同里写的分成比例,我们天健根本不能接受!”
“不接受也得接受,我们花魁从来不跟别人讲价钱!我们定的分成比例,你们必须执行,而且要认真执行!”
焦松十分倨傲,好像对面坐着的周韵竹是一个叫花子。
“拿走你的协议!”
周韵竹把那纸合同往焦松身上一甩,转身回到自己座位上。
焦松本以为有孟市长打招呼,这回周韵竹对自己会像爷一样招待,没想到当头被打了一棒。
“不识抬举的女人!”他一下子跳起来,冲向周韵竹,把拳手在周韵竹办公桌上砸得山响:“我警告你,我可是代表花魁!花魁,全国销量第二!没有我们的经销,任何产品都会压在仓库里发霉烂掉!”
突然,一只手压在了他的肩头。
回头一看,张凡面带冷笑地盯着他。
他伸手去扳张凡的手,却没有扳动。
那只手如钢铁一般,慢慢地向下施加压力!
焦松扛不住了,双腿抖动,慢慢弯了下去,最后扑通跪在地上!
而他的下巴,正好被张凡的手卡在办公桌的边缘!
一动也不能动,只露脑袋在办公桌上面,样子相当诡异!
“作为一个销售经理,姓焦的,你难道没有学会基本的礼貌吗?”张凡把他的脑袋用力在桌子边缘上晃动。
焦松对周韵竹如此无礼,张凡是实在忍不住了,才出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