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还好!”
张凡上下透视一遍,终于松了一口气。
弹头没有击中要害。
只是从她胸腔穿过,伤了两根肋骨。
子弹擦破了大血管,流血很多,把胸前都染红了,衣服紧贴在身上。
按照这个失血速度,若不及时止血,几分钟就会休克。
张凡撕开染血的衣服,将她揭露出半边身子,用七根玉绵针在伤口前后下了一个镇血七星针。
鲜血总算慢慢地不流了。
此时,战斗已经结束。
山坡上,树林里,恢复了平静。
张凡轻轻抱起她的身体,一步步向山下走去。
三虎等人已经把绑匪解决掉,回到了沙滩上。
这一场战斗,只经过几分钟,完全是一边倒的碾压局面。
二十几个绑匪伤的伤,残的残,零零碎碎地卧在草丛里。
被绑在大树上的包成被三虎等几人救了出来。
没有受伤的绑匪都钻进树林里,跑得没影没踪,回去向主子报丧去了。
由大少被三虎活捉,此时,被踩在脚下,像条死狗。见张凡走过来,他眼里透出了绝望。
三虎把脚在由大少的脑袋上着着实实地蹂躏了几个来回。
由大少的脸皮被厚厚的鞋底给蹭得掉了皮,沙子和草末沾在血糊糊的脸上,看着三分像人,七分像鬼。
“由大少?我猜想就是你干的。”张凡冷笑一下。
三虎揪起由大少的头发,猛地把他摔在张凡脚下,“张总,这小子是绑匪的头儿!”
张凡点点头:“他是头儿?就他这实力这智力,头儿肯定不是他。只不过是个打头阵的。呵呵,由大少,上回被洗浴中心被打惨,心里不服吧?”
“张爷……”由大少知道,只有求情,或许还会活命。
张凡低头看了看他那张不成样子的脸,嘲笑道:“由大少,脸没了?哼,想跟我较量,你配吗?”
“张爷,饶命哪,饶命!”由大少从张凡眼里看出了杀机,顿时吓得魂飞魄散。
张凡厉声问道:“想活命的话,老实回答:谁派你来的?”
“由总……不不,是由总和卜总派来的。我是端人家饭碗的,人家让我来,不敢不来呀!”由大少装出可怜的样子。
其实,这次绑架的主意是卜总和由英定的,但由大少却是自告奋勇抢下了绑架包成的任务,他想亲眼看看,张凡是怎么死的。
“用的什么毒气?毒气是哪来的?”
张凡也是留了一个心眼。
他假装不知道毒气的名字,这样可以保护欧阳阑珊,以免门家庆怀疑是欧阳阑珊透露了蓝蓿芥子气的秘密。
今天张凡能活着,全得拜托欧阳阑珊。
若不是欧阳阑珊事先告知张凡,张凡也不可能提前配出解药,那样的话,刚才肯定死在银驼峰上了。
“是我表弟和国外的一个什么杀手团联合弄的。”
“什么杀手团?”
“叫叫……泰龙团。”
“毒气是泰龙团的,还是你们自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