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也就是说,张凡的小妙手也……摸到了包媛的伤处?
哼,鬼知道,除了伤处还有没有摸别的地方?!
一想到张凡那只神奇的小妙手,林巧蒙脸上不自觉地烫了起来:她也是体验过那只神奇之手的,手到病除!
手到病除也就罢了,还有比去病更令人心悸的!
摸过之后,过后念念不忘。
就像吸毒上了瘾,老是鬼使神差地想象着让那只小妙手再给自己治一回病!
坏了,看来包媛今后也会鬼使神差地想念张凡……
林巧蒙压住内心的惊慌,轻轻坐下,伸手拉着包媛的手,问长问短,聊了一会,终于把话题扯到了正题上:
“小媛,张总夫人刘涵花来没来看望你?”
“没有呀……咦,林院长,是不是有什么事?”包媛见林巧蒙话里有话,便迟疑地问道。
林巧蒙长长叹了一口气,道:“这事,本来我不想跟你说,怕影响你心情耽误养病。现在,你伤势既然好了,明天就要出院了,我就不得不说了。”
“林院长,你快说——”包媛急切地问。
“这事说大也大说小也小。你想一想,你从涵花的角度想一想,自己的老公为了救别人的弟弟,拿出一百万;然后冒着生命危险去救人……这,这其中容易让人产生误会呀!”
包媛一听是这事,松了一口气:“这事我想过。以后,我一定少和刘总接触。”
林巧蒙微微一笑,嘴角带着一丝嘲讽:“你少和他接触?这我当然相信。可是他呢?他会少和你接触吗?你能挡得住?还是涵花能挡得住?”
这一句,把事情的严重性凸显出来了!
包媛用惊疑的眼神看着林巧蒙:林院长是代替刘总夫人刘涵花来传话的吧?
“林院长,是不是涵花姐生我气了?”
“这个……她这个人很有涵养,人也善良,不会来跟你吵闹的。不过,人家越是这样,咱们越是要自觉。否则的话,在做人上就显得不地道了。”
林巧蒙的话,如利箭,一支一支,刺进包媛的心里。
包媛受到了极大触动,眼中流泪,心中流血,如受剐刑一般。
捂着脸,低头无语凝噎,香肩耸动。
过了好大一会儿,她从波动中挣扎着,抬头泪眼汪汪,颤声问:“林院长,我明白了你的意思。你说吧,我该怎么做?”
“我的意思,如果你继续在江清市住下去,涵花的疑心就不会消失。比如,刘总回家晚了,刘总在外面过夜了,这些原本正常的东西,在涵花心里就变成不正常了。时间一久,会不会把这个挺美满的夫妻给拆散了?”
这话越说越重。
包媛彻底蒙了,手背发凉,汗如雨下。
“小媛,依我看,你还是离开江清市,到别的城市去。”
“到别的城市去?”
“是,远远的离开这里,别让是非再发生。如果你生活有困难的话,我可以送你一笔钱,你拿这钱做本钱,开个小买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