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我连书都没看过,这期中考试肯定烤糊了。”
“烧烤味道不错的。”
“张凡!我……”孟津妍刚要骂出来,忽然转念,道,“你帮我想个办法,把考题弄出来。”
“我?”张凡一愣,道,“你是市长家千金,你爸掌管全市生杀大权,你找我办事?折煞老夫了。”
孟津妍终于忍不住骂了出来:“少跟我装鳖犊子!我爸?这事我能找我爸?你猪脑袋呀?!”
张凡见逗她逗得差不多了,便改成笑容,十分为难地道:“也是。你爸官太大了,管不了小事。不过,我这点能量,恐怕……”
“你当过卫校的学生会主席,认识的老师多。”孟津妍颇为崇拜的眼光看着张凡。
“认识挺一毛钱用?”
“哎呀,你怎么不开窍呢!你就不会给出题老师塞点钱,给我透透题?”
这丫头!她以为这事跟牛市贩牛一样呢。
张凡为难地挠了挠头,“当时,我毕竟是学生,跟老师不会有深交的……”
孟津妍把杯子一顿,一扭身子,歪到张凡怀里:“你要是不答应,今天就走不出这个包间!”
“和你在这过夜?”
“想得美!”孟津妍羞羞地直起身子,狠狠地打了张凡一下,“就要你管!就要你管,就要你管!”
张凡怀里活灵活现的青春少女,清纯如水,比美少妇们更有一番格外的降服力。不禁心中一阵阵怜爱,只好无奈地笑笑,“这样吧,我找个人——”
他想起了郑芷英。
郑芷英是江清大学的处长,跟江清卫校当然是有一些关系的,两所学校,双方谁求不到谁呀!
找她,说不上能有办法呢。
毕竟,在学校老师里面,给学生透题、提分、改分的事,是“常态”,不算太大的事儿。只不过,这种“交易”,老师轻易不敢跟学生直接去办。为什么?老师怕学生嘴不牢,你这边给他提了分,他转身回寝室就牛逼地显摆去了。
郑芷英一听是这种事,笑道:“这个嘛,没问题。这方面,我‘业务’比较熟。今天晚上,我把卫校的教务处长约出来,然后就看你了,你能不能把他摆平吧?”
“喝酒我摆不平他,可以拿钱砸他!”
“好吧,第一次办事,不要砸太多,太多了人家害怕,就砸两三万块钱足够了。”
张凡喜孜孜地,放下手机笑道:“小妍哪,为了你的事,我今天晚上可是要破费一顿酒钱了。”
孟津妍喜出望外,拍手跳了起来:“凡哥,不不,师兄,你真有能耐!”
张凡谦虚地摆摆手:“稍安勿燥,事情八字没一撇呢。”
“那我也得谢谢你。”
“怎么谢?”
孟津妍含笑不语,突然张开双臂,扑了上来。
张凡躲闪不及,一张红红的小口,已经甜甜地吻在了脸上!
我靠!
少女的吻,比少妇的更震撼了,一下子就甜到心里了。
张凡很享受。
孟津妍感觉到张凡的激动,精灵似地一下子猜到了张凡内心的活动,松开他,醋意连连地问:“怎么样?比那些四五十岁的老娘们的吻好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