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二天上午九点,张凡坐在吴局长办公室里。
吴局长此时目光严肃,甚至透出担忧。
在此前的调查过程中,警察局已经掌握了部分信息。
从现场看,银驼峰现场的伤员都被神秘势力及时转移,没有留下一个人。
但从现场草丛里遗下的物品来分析,参与人员之中,有天际集团的人。
从河边沙地上留下的车胎印上发现,事发前后,曾有一辆路虎车在此地停留。
这些情况汇报到吴局长这里,他心里划上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路虎车?
天际?
这两个信息相当有趣。
路虎车,张凡有一辆。而且,在全省,这种高配路虎也仅有十几辆。
天际和张凡有仇。
这两者联合起来分析,吴局长相当疑心:此事与张凡有点关系。
既然如此,让张凡参与此事,恰好借机保护他。
“小凡,银驼峰事件,是桩大案。你恐怕不了解吧?”
吴局长敲山震虎地问。
“我忙得脚打后脑勺,没时间看新闻节目。”张凡一脸“茫然”地道。
“嗯,既然你没时间看新闻,”吴局长有几分讥讽地道,“那我就把案件给你汇报一下。”
然后,娓娓地把案情讲述了一遍。
张凡假装认真,静静地听完,忽然偏着头问了一句:“破案是你们警察局的事,找我吗?给报酬吗?”
吴局长方才已经打量了张凡许久,在他介绍案情时,张凡表情轻松淡然,好像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但吴局长当了半辈子警察,对人的观察相当有见解:张凡越是这样“轻松”,越说明他跟此事有关。
“报酬?谈什么报酬?这年头,平安是福,平安就是报酬。”吴局长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说完后盯着张凡,看他的反应。
张凡很不习惯别人这样紧紧地审视自己,嘿嘿笑了:
“呵呵,吴局,别藏着掖着了,你不就是想说,这案件跟我张凡有关吗?”
“错!小凡,你把吴叔想得太不堪了!”吴局长摆弄着手里的案卷。
“那,你是什么意思?”
“恰恰相反,我是想让这个案件跟你没关!”吴局长小声地道。
吴局长这话,挑明了!
他的意思是说这案件与张凡有关。
“有关就有关,没关就没关。我是无所谓的。”张凡把双臂抱在胸前,“反正我没做什么违法的事。”
张凡心想:绑匪绑架,我去救人,即使伤了几个,也是属于自卫!要知道,对方可是有枪啊,我不出手,难道挺着胸脯让他们射成蜂窝煤?
吴局长把身子向后一靠,“哈哈哈,小凡哪小凡,嫩哪!”
“什么意思?我本来嫩嘛!哪比得上吴局久经沧桑。”
“别跟我逗嘴皮子,我是为了你好,”吴局长压低声音,用只有张凡听得到的声音道,“银驼峰现场死伤惨重!社会影响很大。无论是什么原因,都是重大治安案件,江清市领导受不了,省里领导也受不了,弄不好上头发怒,派大员下来坐阵监督限期破案,下头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