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听到邹方的话,张凡心中尴尬,不便解释,只好打着哈哈道:“呵呵,玄爷,你别介意,大家都是朋友,说话不免直了一点。”
玄爷隔着张凡看了邹方几眼,也是哼了一声,叹一口气,很“同情”地道:“女人哪,到四五十岁了没生过孩子,脾气肯定暴燥一点,这属于正常的生理反应!理解理解。”
“哎呦!”玄爷话音刚落,张凡身子一挺,痛苦地尖叫一声。
臀部!哎哟,臀部被邹方狠狠地掐了一下。
女特警的手劲,可不是闹着玩的,肯定被掐紫了。
张凡揉着屁股,哭丧道:“你生玄爷气,你掐我干什么?哎呦哟……”
邹方心里特别解恨,嘴上什么也不说,心里却在骂道:小混蛋张凡,嘴这么欠!我的那点事,你忙不迭地偷偷告诉了这个糟老头子!让他来嘲笑我!
“活该!”邹方笑骂一句,“这张嘴……”
说着,又要往张凡嘴丫子上掐。
张凡侧身躲着,委屈得快死了,嚷嚷道:“干嘛掐我?我是那种传老婆舌的人吗?”
“哈哈,”玄爷嘲讽地笑道,“邹局,你错怪张凡了。他什么也没跟我说过。如果你不信,我可以再说一个。你还有个秘密,可以证明张凡没说过。”
“哼,说!”邹方哼了一下,却是有些心虚。
玄爷捋着胡子笑了,“你有个双胞胎妹妹,七岁上没了!”
邹方娇躯一凛!脸色变化!呼吸有些急促了。
恐怖!
这老头子相当恐怖!
七岁那年,邹方与双胞胎妹妹在湖边玩耍,妹妹失足掉进水里……
那件事,在她心里留下了难以抹掉的阴影。
为了不回忆那次噩梦,她从未跟别人提起过,连老公吴局长也只是模糊地知道她曾经有个妹妹,后来“得病”去世了……
怎么这老头子竟然如数家珍地说了出来!
难道,他真是神算子?
张凡感觉一只柔软的手放在自己腿上,慢慢地抓着……
张凡明白,玄爷捅到了邹方心中的痛苦之处,顿时对她心生同情,将手握住她的手,慢慢抚摸着。同时不满地责备玄爷:“玄爷,你一大把年纪了,说话怎么这么不着调?”
玄爷得意地把胡子往上翘。
一路无话,而邹方的手,一直紧紧地握着张凡的手,下车时,两人手心上都是汗。
来到省警察厅,接待他们的是省厅重案组组长。
此人三十多岁,长相凶猛,大脸盘,小眼睛,说话时皮笑肉不笑,眼珠子一转一转地,让人觉得他肚子里有一万多个心眼。
寒喧一阵,组长引着大家进到演示厅。
演示厅里一整面墙都是屏幕,一架投影仪照在上面。
组长拿起一支棍子,指着屏幕上的市区图,道:“根据技术监控,目前嫌犯被锁定在这个区域!”
组长伸出手指,在屏幕上画了一个圈。
这个圈子画得不小。
张凡没有说什么,而邹方抱着双臂点头,玄爷却是忍不住了,轻轻嘟囔了一句:“这么大的圈,把一个区都全部包进去了!找一个人,可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