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而在车尾方向,十几辆警用摩托也停了下来,几十名警察跳下摩托,正在马路上设置路障。
劫匪彻底被围住了。
“嗒嗒嗒……”
为首的劫匪怒了,眼睛血红,平端着枪,向前方射去一串子弹。
子弹从乘客头上飞过,打碎玻璃,飞向前边。
同时,他拉开车门,冲警车吼:“卧槽泥马!来吧,老子手里六十个人质,六十条命,老子抓这些垫背的,死得也值!”
这一串枪声,把乘客吓坏了。
原本安静下来的车厢,立刻大乱。
有人高声哭起来,有人站起来想跑,却双腿瘫软,跪在了地上。
张凡皱起鼻子,他隐隐地闻到一股粪臭!
大概是身边哪个人大便失禁。
靠近车门的一个年轻小伙,受惊太甚,猛地站起来,向打开的车门冲去。
为首的劫匪眼睛一瞪,迎面一拦,手里枪一下子顶在小伙子肚子上。
扳机一勾!
“噗!”
闷响!
小伙子身子一歪,没有吭声,双手捂着肚子,慢慢地倒在司机身上……
司机吓得尖叫一声,向旁边躲了一下,但仍然被溅了一身的鲜血……
张凡侧了一下身,通过过道看见小伙子在地上扭曲着,扭曲着,然后,双手松开肚子,慢慢地不动了。
血腥杀戮开始了!
乘客中的一些有钱人,开始想到了自己的特殊身份:俺有钱!
他们想:劫匪,说来说去,不就是为了钱吗?
有钱能使磨推鬼,钱能买命。
张凡身后一个中年胖子冲劫匪举起来手来。
自从邹方上车之后,他的目光就一直紧粘在她身上,心中早己升起无数下贱的幻想。
这美妇正好坐在他前排!
中年胖子一路上把头前倾,把邹方脖领处的些许风光看得非常清楚,同时,使劲吸着领口处散发出来的雌性香味,他已经快要痴迷了。
他最恨邹方身边的张凡!
妈的,要是她身边没有那个男的,他就可以找机会跟她搭搭话了。
以他的财力,勾搭个少妇,是绰绰有余的。
只有眼前这个小子,是个拦路虎。
眼下,他为了逃命,也为了报复张凡,他的坏水来了。
劫匪见他举手,便走过来。
胖子拉开提包,从里面捧出五万块钞票,高高地举了起来,冲劫匪哀叫:“大哥,我有钱,你们把我放出去吧!”
两个劫匪看见花花的钞票,眼神一亮,伸手夺过钞票,便塞进自己腰包里,同时喝道:
“全拿出来了吗?要是敢留一分钱,老子现在就崩了你!”
说着,两只枪口,一只顶在他前额上,一只顶在他后脑勺上。
中年胖子浑身筛糠,哆索道:“大哥,没,没了,不信,你们翻,翻……”
说着,把提包拉开,又把衣服敞开,给劫匪看。
一个劫匪伸手在他身上摸了一阵,果然没发现什么值钱的。
“大哥,我交了五万元,你,你们放了我吧?”中年胖子已经是吓得脸上出汗了,眼皮向上抬着,看着头顶的枪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