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胖子一激灵,脖子差点被捅断,叫了一声,手捂着脖子,身子向前一倾,就势向车前门跑去。
跑到车门前,被为首的劫匪堵住去路。
胖子抬眼看着匪徒,眼里满是谄媚和笑:“爷,爷,我,我立功了,放我走吧。”
胖子微微一笑,把一只小手枪顶在胖子的鼻尖上,讥讽地问:“立多大功?”
胖子指了指车厢内的劫匪,“大哥,我立功很大,很大的。我交了十万块钱!他们说我可以走了。”
为首的劫匪含笑看了他一眼,阴险地点点头:“你,是可以走了,祝你一路走好哇。”
说着,侧过身,让开一条路。
胖子惊喜地往车门外迈去。
劫匪微微一笑,把枪口顶在他后脑勺上,“嘣”地一枪!
胖子肥大的身躯向车门外栽去!
骨碌碌,滚落到马路上,一动不动了。
车厢内顿时安静极了。
恐怖,极大的恐怖,已经彻底弄傻了乘客。
一阵阵臊臭之气越来越浓!
不断地有人吓出了屎尿,从裤角下流淌到过道上!
“小子,”劫匪把枪口对准张凡,“看见没,不交钱是死,交钱也是死。想活命的话,让开,我们玩了你女人,你就可以滚蛋了!”
张凡冷笑一声,“她不是我女人,你们随便好了。”
邹方恨不得掏出枪崩了:不是崩劫匪,而是崩张凡。
“废话什么?赶紧躲开!老子的时间不多了!”劫匪喝道。
张凡慢慢地站起来,扭身看着邹方。
邹方被张凡气得不轻,脸色煞白,狠狠瞪着他,而张凡也是意味深长地看着她。
“姐,这四位大哥,就由我来招呼好了。”
张凡说着,冲窗外飞了一个眼神。
邹方立即明白了:张凡的意思是让她收拾窗外的那个劫匪。
“滚吧,你愿意咋着就咋着!能把自己老婆卖了的男人,也有脸跟我说话?”邹方佯怒道,却是从瞳子里透出一丝笑意。
张凡慢慢地转身对着劫匪。
四根银针,已经夹在手指缝间。
“让开一点,我出去!”张凡道。
四个劫匪见他赤手空拳,便没有半点戒备,向后退了两步。
张凡见距离拉开了,手一甩!
四根银针无声地扎入四个劫匪胸膛!
准准的,全是死穴!
针锋之猛烈,有如飞弹,几乎没去了根儿!
没有叫喊,没有挣扎,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
四个劫匪依旧站着不动。
眼睛却是直了!
身体却是僵了!
别说开枪了,就是眼皮都眨不动了!
泥塑一般。
连周围的乘客都没有看出什么问题,四个劫匪就解决了。
邹方微微一笑,抬起手,手里已经握着一把锃亮的伯莱塔手枪。
她伸手拉开车窗,微微探头出去!
真真正正的找死:那个在车外守卫的劫匪,此时正紧张地把身子贴在车身上,端着长枪向警察那边瞄准呢。
邹方的手枪慢慢地伸过去,顶在了他的贝雷帽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