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到了树立形象的关口,省警察厅厅长当然要亲临现场。
而他身边围着一群大员,个个气度不凡。
众多的小记已经逐臭而来,如一群苍蝇,被隔离带隔在农田里,急得跳脚。
重案组组长跑到厅长跟前,一脸征尘,敬了个标准的军礼,道:“报告厅长,六名劫匪,两死四伤,全部解决!”
四周响起一片掌声。
所有的人都知道,这个重案组组长是厅长半年前提拔的,眼见得是厅长的红人,厅长的红人立功了,大家鼓掌自然就要格外热烈一些了。不然那就是对厅长的不敬,甚至是蔑视。
奇怪的是,厅长并没有鼓掌,而是平静地问:“是你开枪击毙的劫匪吗?”
组长一愣,心中狂跳,脑瓜在急转着。
组长的毕竟不是智障,他想了想,关于击毙匪徒这一点,他是不便于抢功的。
因为事后要对劫匪的伤口进行检查,现场也要找到弹头,这两项数据一出来,谁开的枪马上就清楚了。
“厅长,是江清市一分局的副局长邹方开的枪,她协助我把匪徒搞定了。”
组长有几分不甘心,所以故意把“协助”二字说得很重。
“噢,邹方呀,神枪手!”厅长若有所思地说,然后问,“四个受伤的匪徒是怎么拿下的?”
“当时他们正要对人质开枪,我为了救人质,不得不冒险出手,几拳把他们打晕了。”组长得意地道,同时握了握着手,好像他那双拳头确实有些功夫似的。
厅长的眼里却是透出一丝疑惑:
四个匪徒,手里都有枪,难道几拳就解决问题了?
泥马是铁拳吗?
“小邹呢?”厅长问。
“她在车上救护伤员呢。”
“把她叫过来。”
“……是!”组长相当地不情愿。
不一会,邹方带着张凡过来了。
因为现场已经清理,安全没问题了,劫匪已经带走,隔离带被打开了,一大群小记蜂拥地围了上来,各种长枪短炮架在路边,等待着采访厅长。
“小邹,这些年过去了,你的枪法还是那么准呀!”厅长大步迎上前去,高声夸赞道。
厅长对邹方的态度跟对组长的态度明显不同。
周围的人员都看出来了:这是苗头!看样子,组长在厅长眼里已经完蛋了?
邹方有些不好意思,扭头看了看张凡,对厅长说:“多亏这位张先生掩护,我才有拔枪的机会。”
厅长这才注意到邹方身后的张凡。他皱眉想了一下,忽然若有所悟,上前一步,远远地伸出双手,紧紧握住张凡的手,不断地摇晃着,像是见到了老朋友:“张凡先生,神医,不是那位名震全省的神医吗?我早就有所耳闻,没想到今天在这里见面了,太幸运了!”
“厅长,过奖了。”张凡平静地微笑着。
“厅长,”邹方凑近前,小声对厅长介绍,“张凡是江清局聘来执行特殊任务的。”
“就是有关银驼峰事件那个杀手的?”厅长也是低声问,以防周围的小记听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