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玄爷果然灵!
中午时分,警察局那边打来电话,说男尸找到了。
邹方放下电话,冲玄爷一笑:“玄爷,我服了你了。以后,市局有大案,花重金聘你!”
“说话算数,到时候可别跟我讨价还价。”
“悬赏多少钱,就给你多少钱。”
“这个靠谱。”
玄爷微笑着说,然后相当牛逼地眯起眼睛看着邹方,好像他也有神识瞳一样。
“看什么看?正经点!”邹方喝道。
玄爷微微一笑,“面有喜气,眉线己乱,腮红如霞,恭喜邹局昨夜新娘!”
张凡见玄爷越来越不像话了,道:“玄爷,你是我师父,可不要为老不尊哪!这种事,怎么可以乱说呢!传出去的话,吴局长怎么想?!”
玄爷吐了吐舌头,“我也就是当你们面逗逗乐子,难道我不明白事吗?”
邹方挥了挥手:“走,去现场。”
三人很快赶到现场。
这是一片茂密的树林,树林外是农田,附近三百米外有一个小村庄,一条村级土路从树木外面经过。
路上已经长满了荒草,看样子这里不常有人光临。
男尸躺卧在两棵落叶松树之间。
警犬发现时,男尸身上盖着杂草。
尸身没有腐烂。
刑警队长说,经过技术测定,应该死于十小时之前。
张凡和邹方看了一下男尸的脸,马上认定此人正是他们要寻找的那个泰龙团杀手。
杀手身中六弹,全是穿心而过!
可见枪法已经炉火纯青。
张凡和邹方都有些……不适应。
原以为,到了L县,会有一番生死,没想到,事情就这样戛然而止!
回江清的车上,张凡一直在想:此事相当怪异,是谁干的呢?
干得如此干净利索?
干这事的人,怎么得知了杀手的行踪?
谁下的手?
幕后人物是谁?
一团团迷雾,沉在心里。
又联想到到昨天夜里和邹方的一夜旖旎风情,张凡不知是窃喜还是窍忧,心里七上八下……和邹方的事,将来会发展到什么地步呢?
张凡这边忧心忡忡,而邹方却是谈笑风生,还不停地哼着流行歌曲。
初尝爱滋味的女人,就是不一样,有如旱苗遇春雨,浑身都好像在唱歌。
车进江清之后,吴局长打来电话要张凡和邹方直接去酒店,他为他们接风。
张凡一想到面对吴局长,心里就非常惶恐,便找了个借口,下车回家了。
在家守着涵花过了两天,又到了给欧阳阑珊儿子整容的日子。
这事不好瞒涵花,因为必须要在夜里为那孩子整容,夜不归家的话,不好撒谎。
张凡有几分心虚地把事情跟涵花说了,生怕涵花阻拦。
不过,涵花对于赚钱的事,倒是不阻拦,只是有些不放心,千叮咛万嘱咐。
张凡告别涵花,开着大奔,半夜时分如约来到省城一家大酒店。
欧阳阑珊的儿子已经熟睡。
张凡像上次一样,为他进行了部分整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