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只见一辆黄色敞篷保捷时停在大楼前。
保捷时车前站着一个公子。
戴一架巨大蛤蟆镜,穿着印有怪兽的阿玛尼T恤衫,脸上满是盛气凌人。
而座位上坐着一个珠光宝气的美女,蓝眼影像蝙蝠似,而涂红的嘴唇有如刚刚生吃了什么血腥动物一样,看着一股恶心,倒是胸前一片涛峰涛谷,白白的有些吸人眼球。
钱亮和公子距离一米,四目对视。
公子把手里的保时捷钥匙左手扔右手接,一副潇洒样,相当不屑地看着钱亮道:“钱大财主呀!没想到在这里遇见了。怎么,车上这位美女,钱兄挺熟吧?”
钱亮的脸色变得难看。
很显然,他和这位美女有些渊源。
“呵呵,钱兄,没想到吧,你没罩住的美女,一头扎我怀里了。不好意思,承让了,承让了。”
那公子极为讥讽地说着,转身指了指美女,“马子,起来起来,跟你前任老相好问个好吧。毕竟,是你把人家甩了,让人家好难堪的。”
美女斜了钱亮一眼,冷冷地道:“没功夫,没兴趣,没意义!”
说着,故意把胸一挺,把脸别过去,看对面马路。
这个女子风流妖艳,在省城富人圈子里有一大批追求者,以前,钱亮曾经养过她一段时间,后来,被眼前这个公子花更大的价钱给抢了过去,为此,钱亮受到了圈内人不少的讥笑,没想到,如今偶遇,公子竟然得了便宜卖乖,用这个妖精来贬损钱亮。
像所有雄性一样,当自己的性伴侣被其它雄性夺去时,都会非常愤怒。
钱亮也不例外,脸上的血色越来越涨,平时温文尔雅的钱亮,也终于按捺不住,恨恨地挤出几个字:“董少,你穿我扔掉的破烂鞋,还美得津津有味,我也是服了。”
那女子听自己成了“破烂鞋”,虽然这个称呼对她来说很贴切,但她仍然是颇受刺激,腾地一下,挺着一胸的波涛从副驾驶上站起来,酸声酸气地道:“姓钱的,你以为你是谁?就一个小县城出来的土财主,也配跟本姑娘上床?董公子,别人骂你老婆,你就当乌龟认了?”
这女子一句话,惹起了公子的兽性,他破口大骂:“姓钱的,省城是我的地盘,在省城混,以后你必须守规矩!刚才你骂我马子什么鞋?破烂鞋?本公子就让你尝尝破烂鞋的滋味!”
说着,回身伸手,不由分说,将美女的高跟鞋揪下来,举到钱亮面前。
钱亮往后躲,董公子伸手将他扯住,将鞋子向他鼻尖上凑。
钱亮抬手去挡,董公子就势狠狠地一推。
钱亮身上没武功,被对方一推,倒退几步,跌坐在垃圾桶上,硌得尾椎骨差点断了,蹲在那里,捂着屁股,疼得眼泪差点流出来。
董公子哈哈笑起来,坐回到驾驶位置上,伸手搂住美女,“吧”地香了一个,“哈哈,宝贝,咱开个房间爽快去,让钱大财主难过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