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那个“开”字还没有说出口,刘秘书心中一愣,手上一软,哆索了一下。
咦,眼前这个小子,不是前几天制伏四个劫匪的张凡吗?
当时,刘秘书和董副厅长都在劫车现场,他们亲眼看见厅长对张凡钟爱有加,非常赞赏。
事后,董副厅长曾经对刘秘书说,“以后再接触的话,一定要对这个张凡客气。”
董副厅长的意思是:得罪了张凡,跟得罪厅长差不多。
刘秘书立刻悔青了肠子:自己太莽撞了,竟然没看清人脸,直接把枪对准了厅长眼里的一号红人!
这不是找不自在吗?
想到这,刘秘书已经是脸色发白了。
他慢慢放下手枪,用了几秒钟的功夫,才把脸上的表情调整过来,努力地堆上一层笑容,表情谄媚得十二分夸张,高声笑道:“哈,张凡先生!怎么可能是您?啊呀,勇斗劫匪的大英雄啊!”
张凡把眉头一皱,表情不屑地问:“你谁呀?”
“我是董厅长的秘书小刘,您当然不认识我,可是我认识您哪!救人质那位英雄不是您吗?没有您,那六十个人质,恐怕这会儿都在办后事呢!”
刘秘书说着,把手枪收起来,大跨步上前,伸出双手,弯腰成九十多度,“张凡先生,有幸再次见面哪!”
张凡斜了他一眼,并没有伸手去和他握手,抬起脚,用脚尖踢了踢美女的屁股,又指着董公子,问:“这个小子,是董厅长的公子?”
“正是,正是董厅长家的独生子,董厅长夫妻爱如掌上明珠,公子人挺好,就是脾气有点急,恐怕是惹到张先生了吧?”刘秘书表情十分谦卑,恨不得给张凡跪下。
刘秘书如此低三下四,董公子看在眼里气得差点肚皮爆掉!泥马是我爸养的狗,怎么见了这个姓张的,就不认识谁是主人了吗?
他扭过头,手指刘秘书,破口大骂:“姓刘的,好哇,你吃里扒外!不帮着我把这小子毙了,反而拍他的马屁!好好,我看你秘书这碗饭是吃到家了!明天,我就叫我爸把你这身警皮给扒了!”
刘秘书一脸的蒙逼,呆立不动,脸上的表情要多难堪有多难堪,不知怎么办:一边是骄纵无度的公子,一边是神一样不能得罪的张凡,要刘秘书在中间怎么做人!?
不过,奴才除了低三下四,还能怎样?
尽管被小大好多岁的公子指着鼻子骂,但长年养成的奴性使他非常镇定,整理一下情绪,弯下腰,陪着笑脸:“公子,您和张凡先生肯定是有点小误会,嗯,小误会。要么,我给董厅长打电话吧。”
“快打!”公子吼道,“让我爸亲自来!”
刘秘书苦着脸,拨通了董副厅长:
“厅长……”
“公子怎么样了?”董事厅长的声音非常严厉。
“厅长,您听我说……这个,这个,这位先生吧,是张凡先生……”刘秘书小心翼翼地说。
“哪个张凡?”董副厅长没有缓过劲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