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秀娴阿姨也喜欢古董?”张凡听钱亮说要给秀娴阿姨买古董,便问。
“她懂个屁呀!是这么回事,这几天,我女儿在米国遇上点事,你秀娴阿姨也跟着闹心,她听一个街上算命的瞎子说,要买一块五百年以上的老玉坠挂在脖子上,既能保平安,也能保女儿在外平安。所以,这两天,天天闹着,要我到省城给她买一块古玉来。”
钱蕴在米国遇上事了?
张凡心中一紧:米国那破地方乱哪,钱蕴该不会……
不过,钱亮不说,张凡也不便问人家的个人隐私,便接着钱亮话碴儿:“古玉大多是做旧的,可得好生挑一下。”
“废话,不想好生挑的话,我叫你来干什么!”
也是的,自从那次在江清拍卖会贵宾休息室见证了张凡的鉴定古玩的真功夫之后,钱亮每每买古玩,都是拉张凡来。
而张凡则是驾轻就熟,真假分明,别人以为是假的,在他眼里只要有古魂气,那就是真的,所以,这一年来,帮钱亮淘了好多便宜的真品。
两人一边闲聊,一边向前走,不断地观察两边的摊子,想找到一块上好的古玉。
突然一个送快递的小哥,骑着自行车,在人群中穿梭而来。
这小子赚钱心切,自恃骑车水平高,左拐右晃,在人缝里穿行。
到了钱亮身边时,钱亮躲闪不及,身子一歪。
“当”地一声。
钱亮的脚踢在了一只花瓷壶上。
那只壶,形状像一只西瓜,大开口,两只长长的耳朵,壶面上有釉花山水图案,原来是一只古代宫廷夜壶。
钱亮这一脚,将夜壶踢翻,不偏不倚,夜壶撞在一只墨玉砚上。
夜壶的一只耳朵,断掉了。
“你瞎呀!”摆摊的老板是一个络腮胡子,两只眼睛圆鼓鼓的,张口便骂。
“不是故意的呀!是那骑车的小子撞了我一下!”钱亮歉意地解释道,颇为无辜。
老板提高了嗓门,指着钱亮大骂:“谁撞你,关我屁事?我只看见你踢坏了我的宝贝!”
现在这人都怎么了?一个个吃了枪药似的,张口就骂人!
张凡皱了皱眉头,打量着老板。
这老板五十岁出头,身高体壮,目露凶光,一看就是天不怕地不怕的莽人。
事实也确是如此。
这个老板仗着自己坐过监狱,在这条街上没人敢惹,要是谁卖的古董比他低,他就会找上门去胡闹,或者把人家门面砸了,或者叫人家赔他钱。
因此在这条街上,商户们背地里都管他叫老狼,是个泥球型滚刀肉,连警察都不愿意惹他。
张凡冷冷地问:“踢坏了怎么了?”
老狼打量一眼张凡。
见张凡吨位没有自己大,脸上文文静静,也不像是有武功的样子,于是心中有了底。
他转身从后边操起一把菜刀,把刀尖指着张凡,厉声喝道:“赔钱!”
“赔你钱?”
“对。告诉你,少赔一个子儿,砍你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