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没想什么呀!这不是挺好的嘛。”涵花微微一笑,但仍然显得不自然。
“言不由衷吧?”张凡直视涵花美目,“是不是心里在想,这个小凡昨天晚上跟那个欧阳……有什么事情发生了吧?”
涵花脸上露出愠怒之色,用筷子点了点张凡的鼻尖:“我的小坏蛋!真没良心,人家一夜没睡着,把心都熬干了,你还不准许人家想一想!”
一夜没睡?
张凡一阵心疼,扳过涵花肩头,面对面眯眼打量,果然见涵花的眼圈一层微微的灰黑,忙把涵花拉在怀里,道:“别动,我给你美美容。”
涵花幸福地瘫在张凡怀里,闭上了眼帘。
张凡伸出小妙手食指,在她眼皮周围轻轻地按着。
一圈一圈,如蜻蜓点水,同时把手指尖上的古元真气慢慢注入她皮肤之中,而眼圈的皮肤,渐渐地变得滋润起来……
涵花倒是不太在意美容不美容,更在意的是丈夫这样疼她,令她内心一阵阵发热,不由得双臂环住张凡,把身子紧紧地靠在他向丰,嘴里喃喃一声:“小凡……你……”
“涵花……”张凡被涵花这样热情“招待”,不由得动了感情。
“小凡,”涵花半睁开美丽的双目,脸上红红,半天,终于说道,“你……”
说完,把头埋在张凡身上,再也不肯抬起来。
张凡不禁低下头,轻轻地向她吻去……
平静之中,涵花轻轻地抚摸着丈夫,小声说:“小凡,对不起,我前段时间老是心里没底,白天黑夜里都在担心,担心你爱上别的女人。”
“现在呢?”张凡轻问。
“现在踏实了。”
“为什么?”
“你想想,深更半夜,在大酒店,两人在一个房间那么久,欧阳阑珊比我好看,比我迷人,你都没有和她发生什么,这样,我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张凡点点头,有些自豪:“世上只有涵花好嘛。”
涵花听着这句,喜上眉梢,轻轻地掐了张凡一下,嗔道:“瞧把你美的!我问你,昨天我要你从省城给我买瓶香水,你是不是给忘了?”
这一问,张凡直挠头:他忙着去见钱亮,又跟别人打了两架,把这事给忘了。
“哎呦哎呀,你瞧我这记性!”
“哼,还不是没把我放在心上?要是林巧蒙托你买东西,你准不能忘!”涵花用小拳头轻轻敲打着张凡肩头嗔着。
张凡内心有几分尴尬,不知怎么来弥补自己这个“重大过失”,忽然想起了一件事:“对了,涵花,我给你买回来一只夜壶!”
“什么?”涵花没听清。
“夜壶。”
“热壶?”
“夜壶,就是晚上方便的尿壶!”
“去去去!少拿我开心。”
“不信,我拿给你看。”
张凡穿衣下床,从背包里取出那只夜壶,摆在涵花面前。
涵花披衣而起,背着身子穿上衣服,一边系扣子,一边惊道:“像个古董啊!怎么,还缺两只耳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