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测量结果半个小时就出来了。
张凡一看检测报告,心里偷着乐:
这块玉没有放射性。
从玉表面的氧化层厚度来分析,此玉至少面世1200年以上了,绝对是一等一的古玉。
张凡放了心,兴冲冲地把玉拿回家。
涵花把它放在床头柜抽屉里,没事的时候就拿出来在手上把玩,有时睡觉时就放在枕头边。
有一天早晨,涵花洗完脸照镜子梳头时,忽然发现自己耳朵后面的一颗黑痣不见了,不禁惊叫起来。
“小凡,小凡,你快来看!”
张凡忙跑过去,“什么事大惊小怪?”
“我耳朵后面不是有一颗痣吗?”
“对呀!美人痣,我挺喜欢那颗痣。”
张凡总跟女人打交道,时间长了,已经渐渐地学会了对女人说话时加一点“营养”。
“痣没了,不见了。”涵花歪着头道。
张凡凑前,掀开她秀发一看。
左耳后的那颗痣果然无影无踪了!
那颗痣本来有黄豆大,黑黑的,鼓鼓的,张凡有时会用手指抚摸着玩,而涵花也是非常享受他抚摸的滋味。
突然说不见就不见了,还有点失落感呢。
两人奇怪了半天,在思考着原因。
涵花忽然道:“呀,是不是那块玉……昨天晚上睡觉前,我可是用玉在脸上、耳朵后面擦了擦,我喜欢玉贴在皮肤上的感觉。”
“应该是吧!”
张凡恍然大悟,两人忙去卧室里。
张凡拿起金蟾纳财,思索着说:“就这么一擦,痣就没了?看来,必须试一试……对了,你身上还有没有痣了?”
涵花轻轻地红了脸,低头吃吃笑道:“我身上的事,你比我还清楚……哪还有痣呀。原先腋下有一颗,不是被你小妙手给弄去了吗?对了,还有屁股上那小块胎记,也被你用‘五毒’药膏给贴好了。唉,早知道这样,当时还不如留一块胎记呢。”
张凡也是笑了一笑,忽然拍拍脑袋:“人身上没胎记,猪身上可是有花斑,咱家那口猪……”
因为妈妈不舍得扔掉剩饭剩菜,所以养了一口花白猪。
猪背上和屁股上有几块青色。
“亏你相得出来!”涵花会意一笑,然后,拦着张凡,兴致勃勃跑到后园。
走进猪圈,看见花白猪趴在草堆上还在睡懒觉,它并不知道有人要给它“美容”。
张凡走过去,把金蟾纳财轻轻放在花白猪的屁股上,然后一圈圈轻轻摩着……
奇迹出现了!
只见被玉摩过的地方,青色的皮和毛,渐渐变浅,最后变成了白色!
两人倒吸一口凉气!
好厉害!
有如橡皮擦铅迹,扫帚扫枯叶,黑色被一扫而光!
张凡又在猪身换了个地方,继续擦拭,结果也是一抹就变白!
而且,变白的地方,跟其它地方的肤色、毛色毫无二致!
张凡来了劲,索性从上到下,把猪身上的黑色块,全部抹掉,变成了一口纯白猪。
而那猪却浑然不觉,仍在呼呼大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