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D座包房之内,由鹏举斜卧在一只大沙发里,左右各自拥抱着一个三点式美女,美女手中端着酒杯,妖娆无比,娇声娇气地劝酒:“公子,您要是喝了我这杯,我就给您松松筋骨……”
由鹏举左右手各自在美女身上忙活,嘻笑道:“还是哥给你松松筋骨吧。哥新学了一招,管叫你们姐妹俩半死不活,要不要试试?”
“要试要试!人家一听新招,心里就想了嘛……”
“嘣”地一声。
包房的门被踹开了。
由鹏举抬头一看,头发直竖,浑身激灵:张凡?
只见张凡一脸怒气,双目冒火,一步步向前走来。
由鹏举伸手一推,两个美女滚落在地。
“张,凡!”由鹏举吐出两个字。
张凡仍然一步步向前走。
由鹏举双手支起身子,半站起来,但双腿发软,站不起来,“张,张凡你来干什么?”
“由鹏举!”
张凡一声断喝,如同凭空响起一声炸雷,吓得两个美女捂住耳朵,撅着臀部向沙发后面爬。
“张凡,告诉你,这里可是会所,你别乱来!”由鹏举眼里现出惊恐。
因为张凡眼里的东西,令他心胆俱寒:这是要杀人的眼神!
“由鹏举,我们两人之间的恩怨,是由你而起。后来,你一次次逼我,我都一次次放过了你。但你最近做得有点过分了吧?”
“过分?何谈过分?我什么也没做!”由鹏举双手一摊,一脸无辜。
“银驼峰,光明影院停车场,两起谋杀,都是你策划的吧?”张凡双目放出冷光。
“笑话!纯属笑话,我听都没听说过这两个地方!”由鹏举矢口否认。
“我知道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的。我今天也不想要证据。我只是警告你:别老拿我开心!把我惹烦了的话——”
张凡随手抓起由鹏举的头发,轻轻向上一扯!
由鹏举如同小鸡一样被扯得站了起来。
由鹏举不敢还手。
他知道自己与张凡相比,就是一只蚂蚁一般的存在。如果还手的话,张凡随时会叫他死。
张凡猛地把他往地上一摔,骂道:“再跟我找别扭的话,我会叫你难看!”
说完,转身便往外走。
“哎呦!”
由鹏举一阵疼痛,用手一摸,尾椎骨剧痛!
看来,被摔裂了尾椎骨!
由鹏举的保镖,都在隔壁喝酒,听见外面保安乱糟糟地喊,便从包房里冲出来,正好与张凡打了个照面。
这些保镖都见过张凡,那次在洗浴中心,他们亲眼见张凡手抛散打冠亚军的神力,情知跟张凡对阵,就是送死,一个个吓得叫了几声,转身就往包房里面跑。
张凡也不搭理他们,大步走到楼下。
一群保安躲在远处,眼睁睁地看着张凡走掉,却是屁也不敢放一个。
由鹏举在地上坐了一会,尾椎骨的剧痛让他出了一身汗,咬牙切齿地道:“你们两个表子,还不扶我起来!”
两个美女哆索着从沙发后面爬出来,扯着他的肩膀,扶到了沙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