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包媛最初一瞬间,也是想冲上来抱住张凡:银驼峰的生死经历,让两人心灵上有了一种紧密的联系,除了男女之间的感情之后,另外有一种“一个战壕里的战友”那种感情。
但她也是聪明之人,当着钱亮的面,迅速控制住自己的内心汹涌,却把胸前的汹涌那么迷人地一晃,嘴角微微笑着:“张总,广告我都看见了。真是对不起,让您费心费钱找我。”
“既然知道我费心费钱,为什么不给我打个电话?哪怕给林院长打个电话也行啊!”
张凡忍不住大声责备道。
张凡把林巧蒙直接“提”出来,目的是让钱亮觉得,这事林巧蒙也有关系,并非是张凡和包媛两个人之间的暧昧。
“我不想麻烦林院长了,已经麻烦她太多了。我临走时,把她送给我的十万元寄还给她,为的就是不想欠她太多。”
“嗯,她跟我说了。正是因为知道你身上没钱,我和林院长才格外着急。我家涵花为这事,也是没少埋怨我,说我肯定是哪句话说得不对,把你得罪了。你知道吗?你这一跑,我受了多少气!”
张凡委屈地说,心中也是直想哭出声来。
“三号送菜员,快去厨房!”前台经理探身向这边看了一眼,喊道。
包媛回头答应一声,然后红着脸,低着头,把菜一盘盘地摆到桌上,说:“张总,你们二位先慢用,我那边还忙着,抽空我再过来。”
张凡看着包媛扭着极俊的腰身走出去,恋恋不舍地收回目光,回身面对钱亮。
“什么情况?”
“呵呵,没事儿。”张凡有些讪讪地笑。
“我也没说有事儿呀!”钱亮暧昧地笑着,用筷子指点着盘子,“来来,品品这个,孜然烤飞龙,三万五一只!”
去!飞龙张凡见过,是山里的一种飞禽,好看得不行,是一种珍禽……这帮家伙怎么把它弄到盘子里来了?
虽然飞龙烤得焦黄冒油,散发一股令人流口水的香气,但张凡还是把筷子绕开,夹了一块瘦肉,放到嘴里,一边哼道:“太残忍了!飞龙也吃!”
“吃飞龙算什么?哈哈,你知道夹的是什么吗?”
“难不成是龙肉?”
“小鹿肉!比飞龙还珍贵!你呀你呀!”钱亮用筷子点着张凡。
鹿肉?而且还是小鹿肉!
张凡差点把嘴里的肉噎在嗓子眼里:那么美的小鹿,就杀了炒菜吃?
张凡想吐,但觉得不雅,便勉强咽了下去,端起河西,喝了一口发蓝稀国红酒顺了顺。
现在虽然有些钱了,但是消费这么贵,而且吃的都是不该吃的,张凡还是相当不适应。
钱亮打量着张凡的窘相,笑道:“我不是想请你吃点新鲜东东吗?没想到你小子还挺有环保意识的。来来来,既然你不喜欢这些,咱来个绿色的……服务员,过来!”
“来喽,先生!”一个侍应生应声而来。
“来两个素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