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任大宝盯着菜馆经理,口气威胁地道:“经理,事己至此,我即使不把话挑明,咱们各自也都心中透着亮儿!你说吧,怎么处理?”
他的意思是:你拿了我的钱,你小心着!
经理心中一抖,马上腰弯九十度,堆上一脸的笑意:“公子,这个……听公子吩咐吧!反正就是一个端盘子的妹子,公子您怎么处理,还用问我吗?”
“那好,”任大宝把手一挥,“那我就把她带走了。”
包媛怒喝一声:“谁敢!谁敢碰我一下,我叫他——”
说着,手里的盘子又是高高地举起来,眼里喷出怒火,一副拚命的样子。
她眼里的凶光,令人无法怀疑她的决心。
几个公子哥平时都是喝花酒的,早已淘虚了身子,硬碰硬的事来不了,所以谁也不敢上前,都怕那盘子再砸下来:
人急拚命,狗急跳墙,兔子急了还咬人呢!
任大宝见没人动手,又看包媛真的要拚命,也是有点打怵,便拿起手机给菜馆外面等候的保镖吼道,“你们几个快进来!”
菜馆经理向前两步,劝道:“3号,你还是顺了公子吧!老老实实跟公子过去,把人家的衣服给洗干净就回来,我包你没事!如果你还不识相的话,公子对你动粗,我可不帮你了。”
“经理,你……”包媛这几天几次向菜馆经理汇报说任公子骚扰她,菜馆经理不但不管,反而劝她好好服侍公子,并且说,“一身好肉,让男人捏捏,也坏不了。”
此时,经理又公开要她跟公子去,包媛心中明白:任公子和经理两人之间一定有猫腻!
“还磨蹭什么!”菜馆经理催道。
“做梦!”包媛回道。
“我给你两条道去走:要么你老老实实跟公子去,要么把你开除!这半个月的工资,你一分钱也别想拿到!”
菜馆经理怒了。
他本是个职业饭店经理,向来把玩打工妹是手到擒来的事,没想到今天遇上个硬点子。
“要给他洗衣服,经理你亲自去好了!”包媛冷冷地道,“我靠一双手吃饭,难道非得在你这菜馆一棵树上吊死?我辞职!”
说着,推开经理,便往外走。
“没那么容易!”菜馆经理大声道。
他想,这包媛今天若是跑掉了,任公子不但会把那五万块钱要回去,一怒之下,说不上会把这肮脏事向山庄领导揭发呢!
要是那样的话,我这经理的位置不保!
“闪开!”包媛横眉怒对经理,手里的盘子再次握紧。
经理有几分害怕地看了看那只盘子,嘴上却是相当恶毒:“你伤了人,想一走了之?还有,公子的衣服多少钱,你知道吗?医药费和公子的衣服,加起来,恐怕你打工十年也还上!听好了,老老实实跟公子去一趟,服侍公子高兴了,这笔帐一笔勾销!不识相的话,你下半辈子就还债吧你!”
“还债就还债!我还怕还债吗?要钱没有,要命一条!”包媛朗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