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公子们纷纷认怂,极不情愿地给包媛磕头:
“对不起,包女士,都是我们的错。”
“我们瞎了眼,不知包经理大有来头!”
“包经理,我们都是个屁,您就放了我们吧。”
包媛不习惯这些,慌忙摆摆手:“起来吧,起来吧,快走快走!”
几个公子这才费力地站起来,一边往外走,一边指着任公子骂道:
“小任,以后吧,搞不定的事,别机八先吹牛逼!”
“害得我们跟着吃锅烙!有意思吗?”
“就是!你他妈自己惹到了爷,捆绑大家一起做了孙子!”
“这事传出去,今后在地面上怎么混?”
“任公子,我要是你,找根绳吊死得了!”
任大宝被狐朋狗友们骂得狗血喷头,不敢还嘴,抬头看着张凡。
“你……”张凡微微一笑。
任公子此时是完全服输了,声音可怜巴巴的:“张大夫,包女士,饶了我吧。看在我姑父的面上,放我走,以后我绝对不敢再放肆。”
“别老提你姑父!在我眼里,兰忠就是一个贪腐大员!小心我哪天收拾他!”
“不敢不敢,再也不敢提我姑父了。”
“今天你干的好事,咱们之间怎么了结?”
张凡用手指敲了敲桌子,当当地响,那声音在任公子听来,如同擂在自己心上,不禁一颤一颤的。
“张大夫,您这次饶了我吧。我再不敢了。”
“可以不打你,”张凡笑道:“上次你去天健要股份,记得我让你爬出门去吗?”
“记得记得!”
“你属小鸡的?记吃不记打?今天,你当着众人的面,再给我爬一次。从这里,一直爬到菜馆门外!”
张凡的目的,就是要当着众人的面,打一打任公子的威风,以免他今后到处去害人!
任大宝脸上直冒汗,央求道:“张大夫,我给您多磕几个头吧。爬……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实在是难为情。”
“卧槽!哪儿学的坏毛病?跟我讲起价钱来了?爬!”张凡又重复了一声。
任大宝最怕张凡眼里的杀气,不由得浑身一颤,咬了咬牙,回身冲保镖们吼道:“都给我滚远点!妈的看你爷的笑话?”
保镖们忽啦一声,全都退出餐厅之外。
任大宝万分不情愿,皱着眉,死的心都有了,蹲下身,四肢着地,撅着屁股,一步一步,爬出屏风。
餐厅里的人纷纷围上来,在任大宝两边形成一个通道。
“这人爬得相当专业!”
“看样子在家里常被老婆罚!”
“喂,这位公子,你喝多了?”有人嘲笑着问。
任大宝也不回答,低着头,生怕别人录像录到了他的脸,手脚加快频率,快速地爬出了大门。
灯光闪闪,好多人进行了实况录像!
人群散去之后,只剩下钱亮、张凡和包媛,还有孔总四人。
“包媛,”钱亮见包媛对于经理这个角色心有顾忌,便鼓励道,“这个菜馆,就交给你。大胆干,赔了算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