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张凡并没有责怪林巧蒙,反而不断安慰她。
随后两人一起去了省城,在媒体发了好多广告,悬赏寻找包媛,但没有下落。
从那以后,天气一天比一天冷了,想到包媛母子艰难度日,不知能不能找到一个栖身之处……林巧蒙越发内疚,把肠子都悔青了。
此刻,见张凡突然造访,而且面带微笑,她心里马上猜出几分:是不是找到了?
张凡挨着林巧蒙坐下来,接过她递过来的饮料,喝了一口,一双眼睛盯着她不放。
林巧蒙今天穿了一件挺紧身的上衣,身上的各种形状明确显示出来。她发现张凡的目光扫来扫去,顿时心中温热如春,美得响起了音乐,便下意识地扭动了一下上身和腰臀,扯了扯衣角,脸色微红地道:
“什么事?快说!眼睛老实点,不准瞅来瞅去的,小心我向涵花揭发你!”
张凡讪笑一下,不舍地收回目光,道:“找到了。”
“找到包媛了?”林巧蒙惊叫一声,从椅子上跳起来。
“嗯,刚刚得到她的消息。”
“在哪?”
“她在N省省城亲戚家落脚了。”
“都好吧?她,还有孩子?”
“没事,都好。她也找到工作了,你放心吧。”
张凡一路上考虑,最后的结果是:把消息告诉林巧蒙,使她不再内疚忧虑;
但是,要隐瞒包媛在樱园山庄的事,使涵花不再疑心。
一个小小的谎言,能搞定两颗芳心,这谎撒得值!
这就叫善意的谎言。
“太好了,太好了!小凡,快把她手机号给我,我给她打个电话!把那张银行卡给她寄去!”
林巧蒙快乐得像小孩子,心头密布多天的阴云,一下子散开了。
张凡内心相当感动,“小蒙姐,你别操心她的事了。她现在生活没问题,在一家饭店当了经理,不错的。但她不愿意跟我们联系,我们就别打扰她了好吧?”
林巧蒙信以为真,长长地舒了一口气,重新坐下来,伸手弹了张凡一个脑崩儿,笑道:“这回好了,你心里不再恨我了吧?”
冤枉!
张凡其实对林巧蒙的做法倒是很理解,她做的也不算过分嘛,而且还给了包媛足够的生活费。
林巧蒙做为包媛一个潜在的情敌,能做到这个程度,也算相当“感人”了。
“你以为我心眼那么小?”张凡苦笑着,顺手捉住她的手,轻轻抚摸着滑润无比的手心手背。
林巧蒙小手被捉,浑身舒畅,一下子安静下来,任凭张凡抚摸着,嘴里不知不觉地小声喃喃:“真想永远这样……”
张凡听了,长长地叹了口气,感慨地小声道,“我其实是分身无术,你懂的。”
林巧蒙微闭双目,长长的睫毛微微闪动着,享受了好久,才很不情愿地把手从张凡手里抽出来,幽幽地说:“就这样,也好。只要你不生我的气,不离开我,我就感到有个可依靠的亲人,这就足够了。我还要奢求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