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两人赶紧吃了早饭,带上妈妈,开车出村,直奔30里外的柳家庄。
柳家庄地处一条铁路沿线车站,人口密集,还算繁华。
村里有一千多户人家,舅舅家在庄里主马路临街一幢二层小楼,楼下是小食杂店门市,楼上和后院住人。
因为是庄里老户,舅舅家表弟的婚礼来的人相当多。
粗粗一打眼,也有数百人,院里院外,没地儿坐,好多人站在街上抽烟闲聊。
张凡开来的是大奔,村民的眼里都透出羡慕,把他当神看,不敢跟他闲聊。张凡便只和涵花站在一边看热闹。
两人看了一会,便感觉到气氛不对。
人们脸上似乎有着一种幸灾乐祸等着看热闹的期待,有些人说话也是交头接耳,生怕别人听见。
“什么情况?”张凡惊疑地道。
“小凡,你……”涵花轻轻点了点张凡的耳朵,“偷听一下不就得了?”
张凡点点头,悄悄打开聪耳。
那些人的交头接耳,立刻传到耳朵眼里,清清楚楚:
“丑媳妇也得见公婆呀!”
“今天是婚礼,你再丑也得亮亮相吧?”
“听说半人半鬼呀!”
“有小孩的,最好把小孩领远点,别吓着,晚上睡觉毛愣!”
“你们讲什么呢?怎么回事?”
“你不知道?新娘子是个铁面包公。”
“哈哈哈……”
张凡这回基本上听明白了:新娘子脸黑,而且黑得非常厉害。村民们好像有所耳闻,今天准备着要看热闹呢。
涵花捅了捅张凡,小声问:“你听见啥了?”
“呵,没啥,我听说新娘子长得俊。”张凡打着哈哈,觉得今天这事有点意思,故意不告诉涵花实情。
“哼,肯定比我好看,今天你往前点站,好好饱饱眼福,省得天天在家守着我这个黄脸婆没意思!”
涵花的醋意真是说来就来!
张凡看了看涵花,伸出手指摸了摸她的脖子。
没有悍筋啊!
没悍筋怎么这么妒?
“你摸什么?大白天的!夜里还没摸够?”涵花以为张凡喜欢她,脸色微红,高兴一歪头,把张凡的手指夹在肩头。
张凡刚要把实情告诉涵花,鞭炮声突然响成一片。
“嗒嗒嗒……”像机枪子弹一样的鞭炮,在院门口搅起了一团团青色的烟雾。
迎新的车队从村边慢慢驶进来。
人群向前拥去,在路两边夹道欢迎,一个个伸长脖子,以相当迫切的心情,等待着丑八怪的出现。
新娘下车了。
张凡和涵花挤过去,向那边一看。
涵花狠狠地掐了张凡一下,嗔道:“你刚才骗我!”
张凡内心一个激灵:天哪,这……这难道是准人类吗?
新娘个子中等,皮肤还算白,体型还算好,就是那一张脸,能吓死一大片:从额头向下,一块巨大的黑痣,把脸分成两半,一黑一白,黑白分明。处于黑脸的那一半,眼睛被黑色衬得看不见,乍一看,以为是独眼龙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