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三个队员站在张凡面前,举起手,齐刷刷敬一个军礼!
张凡故意板起脸,责备道:“为什么擅自跟踪到这里?”
“报告张总,郭队长发下严令,我们只是执行,前来保护张总和夫人的安全。”六狗道。
张凡笑笑,“好吧,今天,你们改改行,别保护我和夫人,留在这里保护我舅舅一家,能办到不?”
“能!”
“听好了,谁敢闹事,先捆起来再说!”张凡既是对队员说,又是对众人说。
“谁有闲功夫捆人!谁敢闹事,直接掰断腿,扔粪坑里!”
六狗说着,伸手夺过一个娘家客手里的铁锹,挥掌一砍!
铁锹的木把生生从中间砍断!
“看见了吧,有不服的,你的腿就是这么断的!”
六狗把手里的断锹把高高举起来。
人群里谁也不敢说话,都被这神技给吓到了。
张凡放心地点点头,却是把脸一拉,喝道:“文明执法!不准伤人!”
“是!”
张凡又转身对舅舅道:“舅舅放心,有他们三个在,别说百八十个娘家客,就是娘家全村都来,也不够他们三人打的。”
张凡安排好这边,和涵花乘车而去。
“下步怎么办?”涵花坐在副驾驶上,轻轻伸出手抚摸着张凡,温柔问道。
这才是贤妻,老公遇到了事,她没有半句埋怨,只有温柔的安慰。
张凡掏出手机,拨通了孟津妍:
“小孟呀,是我,张凡。”
电话那边孟津妍一听是“小孟”,而不是“小妍”,她心中已经明白大半了:一定是张凡说话不太“方便”,于是,也把口气拉开一些距离,问道:“张总呀,好久没联系了,什么事?”
“你能联系上师父不?”
“呵呵,师父?巧了,我爷昨天请师父吃饭,现在师父还没有离开江清,在阳光酒店住着呢。怎么,你找师父什么事?”
“我惹麻烦了。”
“呵呵,张大神医也有解决不了的麻烦?”
“算了,见面再说吧。”
“那你过来吧,我也在前往酒店的路上呢。”
张凡和涵花赶到江清阳光酒店1212房间时,如云道长正在房间里看孟津妍表演无影镖。
看见张凡进来,孟津妍立即把镖收起来,有几分酸意地跟涵花打了招呼,然后对师父说:“师兄来了,我就不卖弄了,师父还是检查一下师兄的进展吧。”
如云道长昨天晚上被孟老给灌多了,此时脸上还带着昨夜的酒意,看了看张凡,微微一笑:“遇到事儿了吧?”
张凡也不拐弯,便把表弟婚礼上的事情重复一遍,然后把金蟾纳财递给师父,沮丧地道:“都是这个小东西惹的祸。”
如云道长拿在手里,掂量掂量,又拿到窗口阳光下,仔细看了一会,思考地问道:“你从哪弄来的这个?”
“从街上古玩摊子上淘来的。”
当着真人面不说假话,张凡把那天在省城古玩街上跟老狼的冲突,以及如何“偶然”地从夜壶里发现金蟾纳财的事说了一下,他仍然有所保留,没有提神识瞳的事:绝密的事,只有和涵花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