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张凡这话问的,真没水平!
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
女人哪有不爱美的?
为了美,去医院血淋淋地挨一刀,把脸上的骨头锯下来一块,都心甘情愿呢,这个也手术美容,那个也手术美容,以至于某邻国选美,前十名模样都一样!
表弟媳这些年来深受丑陋之苦,对美更有一种旁人没有的狂热渴望,听说能像表嫂那么漂亮,哪有不同意的道理?
但当着男人的面,她有些不好意思,不说同意,只是深深地点了点头,脸上红得厉害。
现场四个人,三个要办!
三对一!
张凡是真的没辙了,叹了口气,十分凄凉:“好吧,也只有这样了。”
情知这一来就会惹来麻烦。
但又有什么办法呢?
为了别人的幸福,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
“你躺下吧。”
张凡轻轻道。
表弟媳按捺着内心的激动,麻利地上床,平躺下来,把眼睛闭上,紧张地期待着。
初升的阳光斜射到床上,可见到她前身起起伏伏,喘息不宁。
张凡碰过的女患者当然不少,而且所碰部位不仅限于脸部,应该是面不改色心不跳了。
不过,当着人家男人的面,鼓捣人家媳妇的脸,如果是治病的话,张凡还算可以下得了手。
现在是美容,那……
张凡有些犹豫,看着表弟,意思在问:你的媳妇,我可要下手了?你不会吃醋吧?
“表哥,你快点吧!一会儿,娘家那些人就来了,看见多不好呀!”
表弟催促道。
张凡深吸一口气,镇定下来,伸出小妙手,放在表弟媳脸上。
表弟媳身子一颤,不由一惊:好有感觉的手!
张凡闭上眼睛,轻轻按摩起来。
随着小妙手手指的移动,新娘子只觉得脸上一阵热,一阵麻,微微的痒,细细的酥……
说不上来的一种滋味,使人心神为之摄取,为之倾倒!
这……是什么情况?
好像云里雾里!
完全进入了一个梦一般的幻境,比昨夜的春风几度更胜百倍!
她身子如风中摆荷,又如浮萍逐流,不由自主地向张凡倾斜而去。
而两只手也在半昏厥状态下伸了出去,差一点控制不住把张凡拥抱住。
张凡岂能不知新娘此时的内心感受,不由得一阵阵心虚,心中暗念:弟妹,可别有想法呀!你就是打死我,我也要离你远远的。
内心着急,手下不由得加快了速度,而丹田古元真气也是大力地倾注于指尖,向表弟媳皮肤之内渗去。
真气无敌!
表弟媳的脸上细胞,在慢慢地发生着变化!
张凡感到手指上的感觉渐渐地由粗糙变得滑腻了……
睁开眼睛一看,果然是差不多了!
张凡松开手,道:“弟妹,你起来吧。你照照镜子,看看这个效果比你表嫂的有什么区别。不过,如果有区别的话,我也只能做到这个程度了!”
弟媳妇跳下床,冲到梳妆台前,对着镜子一照,掩口惊叫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