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上午上课时还好好的,吃完午饭,突然不对劲了。
四姐浑身抽搐,嘴唇发青,眼睛发直,嘴里不停地说“离我远点”。
孟津妍和几个同学扶着四姐去学校卫生院看了一下,大夫给听了听,测了测,说是她受风寒,赶上月信,引起精神紧张,其实没什么大事儿。
大夫便给开了点安定药,就让她们离开了。
到了晚上,四姐还是不见好,而且精神越来越异常了,呆呆地站在寝室窗口,不断地往楼下看,样子很诡异,对寝室里的同学非打即骂,只是对孟津妍还算好。
寝室同学吓得不行,想搬到别的寝室去住。班主任不同意,嘱咐寝室的同学晚上轮流值班看护她,防止她跳楼。
这下子,全寝室都有点乱了。
孟津妍想:反正今晚也没法睡觉了,不如把张凡叫来,也许张凡有点办法呢。
想到这里,便给张凡打了个电话。
张凡正在天健公司那边忙事,听说孟津妍的同学得了怪病,放下手里的工作,直接赶了过来。
到达女生宿舍楼下时,看见孟津妍正在那儿站着等他。
孟津妍见张凡从大奔里出来,心中一阵激动,她冲上前几步,想来个电影里的男女飞奔相拥的镜头,忽然意识到有人看着她呢,便猛然打住脚步,冲张凡吼道:
“你倒是不来呀!有能耐你不来!”
张凡明白,这是女生必要的“表现”。
他便顺手推舟,给她搭台唱戏,假装“罪过不小”地傻笑着:“你借我个胆儿,我也不敢不来呀!孟千金的事……”
孟津妍忙摆手走近前,小声问道:“行了行了,我问你,你是怎么摆脱你媳妇的?”
“摆脱?这叫什么话。我来去自如呀。”张凡讪讪地笑。
“别跟我装大瓣蒜了!她缠你缠得那么紧,我都替你累!也不知哪辈子欠下她的,你这辈子当牛做马还她的债!哼!”
孟津妍实在是太郁闷了,噼噼啪啪,把心里的话一吐为快!
听着这亲昵的责备,张凡简直无话可说,心里感动,喃喃了一会,笑道:“她文化水平低,长得也不好看,没自信。所以,你没必要跟她一般见识!”
“什么什么?我跟她一般见识?她是谁?我是谁?她配吗!”
“不配,她不配,行了吧?别生气了,我不是来给你同学看病的吗?”
孟津妍见张凡露出可怜相,颇觉出气,微微一笑,掏出一块糖,塞到张凡嘴里:“尝尝,这是朋友从枫国寄来的枫糖。”
张凡一嚼,入口焦香,还不错,便笑道:“打一巴掌给个甜枣儿吃!”
孟津妍莞尔一笑,相当牛逼地道:“有多少男生巴结我,数都数不过来。我正眼不瞅他们。哪天我高兴了,打他们一巴掌,他们就算过年了!”
两人走进宿舍楼,直接被宿舍房管大妈给挡住了。
“女生宿舍,男士一律不准进入!”大妈一声断喝,音量极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