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张凡手中鬼星骰,此时一阵阵发颤震动!
遇到吊死鬼,鬼星骰已经是按捺不住了。
张凡却有几分犹豫:
若此时以鬼星骰收伏吊死鬼,自然容易!
但,投鼠忌器!
吊死鬼紧紧附于四姐头上,若是鬼星骰发出摄魂光,恐怕连带四姐的精魂元气也会被一齐收走!
那时,剩下的四姐,将呆呆傻傻不言不语,成半个植物人。
先以利害晓之以理!
张凡指着吊死鬼,义正辞严:“冤鬼!我看你精魂不继,肯定是一个没修炼过的新鬼,在人间也许有冤枉。若是你乖乖受缚,看在你受冤的份儿上,我可以送你去神庙内候着,将养几日,然后发一纸命符,遣送你去地府报到,转世投胎,重新做人。你好好想想,痛快答应。”
“哈哈哈,若是我不答应呢?”
吊死鬼看来生前是个烈女,性格也相当暴烈,不轻易被人劝得动!
“给鬼脸你不脸!那,你看……”
张凡不得不亮出鬼星骰。
鬼星骰与吊死鬼打个照面!
有如恶狼见肉,鬼星骰剧烈跳动几下。
若不是张凡捏得紧,它会跳出手心去。
随即,一道暗蓝摄魂光,从鬼星骰内射出来。
“啊!”
有如烈焰融冰,吊死鬼一见这摄魂光,不由得一抖,失声惊叫。
“你,你是法师……”
“既然知道我是法师,还有这摄魂法器,还不快点从四姐头上下来!难道还要法器放出燃魂五昧火,把你剩下的精魂烧尽,从此在天地之间泯灭?”张凡威严道。
吊死鬼沉默了:
精魂若被真昧之火烧尽,别说投胎做人,就是想做鬼也做不成了!
“还不快快下来!我没有久等的习惯!”张凡平静而可怕地说。
那长舌受惊地一缩,变成只有汤匙大小,慢慢地消失了。
而后,一缕精魂颓然而落,在空中微微抖着,慢慢向鬼星骰飞来。
一转眼功夫,吸入鬼星骰之内。
张凡把鬼星骰收到怀里,微微一笑,走上前去,从地上拾起小扫帚,掂在手里。
“扫帚仙老太婆,让我来给你添把火!”
说着,掏出打火机,慢慢地把扫帚点着。
小扫帚上火苗窜升,越烧越旺。
而此刻,在一处民居小房里,扫帚仙正在打坐,忽然屁股底下一阵发烫,低头一看,屁股下已经一片火花!
“不好,又是盅咒被破了!”
扫帚仙跳了起来,放了一脸盆水,坐在盆里,把屁股上的火熄灭……
“小子!本仙若是不把你灭了……”
扫帚仙捶胸顿足,指天骂地!
在她看来,目前能破她盅咒的,只有那个在省城差点把她捉住的张凡!
那次历险之后,她隐匿了几个月,最近迫于修炼急需生人血气,便到江清卫校大门口寻找目标,恰巧遇到个易骗的四姐,便把扫帚咒给她附在了身上。
经过几天的咒化,四姐已经阳气不济了。
扫帚仙在夜里潜入寝室,将一个新死吊死鬼死死地咒在四姐体内,准备将四姐精魂血气全部吸入吊死鬼长舌中,然后扫帚仙再把长舌吞下,滋养精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