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吴局长心中一愣:劫匪已经放过了孟津妍,现在只要允许劫匪把车开到山里公路上,劫匪也没必要杀害张凡。
如果照孟市长的意思,把越野车截住不放走,这会激怒劫匪,从而对张凡下手!
孟市长肯定明白其中道理。
难道他与张凡有仇?
有仇?不太可能吧?
孟市长老爸孟老,是张凡亲手从鬼门关给救回来的呀!
吴局长有些心乱,以商量的口气请示道:“市长,我们已经跟劫匪谈好了条件。如果我们违约设路障,劫匪暴怒,那样,人质张凡会处于相当危险的境地!我看,是不是射一支针枪,把车胎打个小孔,车胎会在十公里之内没气。只要车能在郊外停下来,我们还可以在山里把劫匪拿下。而且还有一个好处,山里人烟稀少,即使发生枪战,也不会伤及群众。”
孟市长摇摇头,严肃地说:“原则!吴局长,原则问题不能动摇!处理问题,要注意正治影响!一个小小的劫匪,竟然在这么多警察面前把人质劫走,把国家的钱财劫走,我这个市长的脸往哪放?你这个警察局长的脸往哪放?”
“那,人质的安全问题——”
“正治影响是首要考虑的问题,人质的安全不是不考虑,而是要放在次要的地位。我知道张凡有不世的武功,对付这个小劫匪,不成问题。”
吴局长心中一愣,暗骂:姓孟的,你的做法是不是有点毒?事情明摆着嘛:张凡目前已经因为某种原因失去了武功,不然的话,在馄饨馆里张凡就会把劫匪解决掉!何至于等到现在?
姓孟的,你这不是拿张凡的生命开玩笑吗?
有没有一点良心!张凡可是为了救孟津妍才把自己置身危险之中的!
“孟市长,您看……”吴局长把眼光向孟津妍瞟了一下,希望能用孟津妍的被救,向孟市长动之以情。
孟市长眼睛一瞪:“吴局长,在大是大非面前,你要头脑清醒!”
“孟市长,可是张凡他……”吴局长做最后挣扎,继续规劝。
“吴局长,我看你是不适合做现场总指挥了!”孟市长狠狠地道,“那么,是不是可以换人了?”
吴局长一听,吓出一身汗:妈呀,官帽要丢!
我这官帽来得容易吗?
保官帽要紧!
“孟市长,我坚决执行您的命令。”吴局长立正敬礼。
“执行吧。”孟市长微微一笑。
“设路障!”
吴局长一声令下。
几辆警车本来已经向路边分开,听到吴局长的命令,忽然一打转,纷纷横在路中央!
越野车前边三辆警车,后边三辆警车,根本就逃不掉了。
路三和路二想的不一样。他本不想逃跑,更不想因此增加刑期,他家里还有老婆孩子等着他呢。因此,听到哥哥叫他开车,他犹豫了一会,磨磨蹭蹭地把发动机打着。
刚要开动时,警车把路挡住了!
路二一见上当了,气得大骂起来:“死逼姓孟的,你听好,赶快把路让开,不然的话,我削人质一只耳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