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既然如此,最佳的选择,难道不是忍让?
韩信还受过胯下之辱呢。
张凡不再说话,躲过对方目光,低下头,施用小妙手,在腿骨上按摩,以减轻疼痛。
不过,小妙手似乎已经不太灵光了,摩上去没有什么感觉。
因为内气尽失,甚至目前的内气充盈程度,还不如一个普通人呢。
没有了内气,小妙手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了。
揉了一会,腿上的疼痛只减轻了一点点,好在腿上恢复了知觉。
张凡双手拄地,便要站起来。
“操!”
突然,屁股上挨了一脚!
哟!
这一脚,踢得相当沉重!
那只战靴,虽然是山寨的,质量不好,可重量相当沉重,恰恰地踢在张凡尾椎骨上!
一阵剧痛,从屁股上直达脑袋!
眩晕!
眼前金星直冒!
四周天旋地转!
脚下打滑,脚根发虚,有如踩在棉花上,身子向后晃了晃,扑通,栽倒在地上!
山寨战靴上前一步,一脚踩在张凡肚子上,笑骂道:“瘪三,想讹本光棍?”
张凡使劲眨了眨眼,眼前方才看清晰了,看着山寨战靴,道:“我没想讹你呀!你把脚拿开!”
说着,双手扳住那只战靴,用力一掰!
战靴纹丝不动!
“哈哈哈……瘪三,就这么点蚊子劲,也想讹人?”山寨战靴哈哈狂笑起来,那只踩在张凡肚子上的战靴同时又拧又跺,拿张凡的肚子当皮球!
张凡腹内压力暴增,胃口一阵冲动,哇地一声……刚刚吃完的酒菜,一大口吐了出来!
“我跟你拚了!”
张凡抹了一下嘴,腰身一弓,抱住战靴,一个翻滚,想把山寨战靴勒倒在地!
然而,山寨战靴不为所动,只轻轻一抬脚,战靴从张凡双手搂抱之中提了出来。
张凡勒了一个空,身子惯性一翻,俯面朝下了!
山寨战靴一脚踏在张凡背上,冷笑道:“能耐的你!还想翻身不是!哈哈哈,啃泥去吧你!”
说着,另一只靴子向张凡后脑踩去!
张凡只觉得脑袋如同压了一只磨盘,抬不起头来,鼻子、脸被紧紧地挤压在路上的地砖之上!
“记住了,以后想讹人,要看看你讹得起讹不起!”
山寨战靴把脚往张凡屁股上、腰上和后背上各踹几下,骂骂咧咧地走进了药店。
张凡在地上躺了好大一会儿,才缓过气来。
腰像是被折断了,站不直身子,只好扶着广告栏,咬牙支撑起身子。
此时,周围已经围了好多路人。
看见张凡被打,有鄙视的,有同情的,更多的是内心虐人情结得到了舒展!
“这小子被打得狠了!”
“太完蛋了!窝囊废!被人踹成瘪茄子,连个屁都没敢放!”
“这种男人,最恶心。在外面胆小,回家专打媳妇。”
这时,药店的保安从店里面走出来,大声嚷嚷:“谁呀谁呀!”
当保安一眼看到到了地上吐出的污物,立刻怒了,把眼睛瞪圆,喝骂道:“卧槽泥马,哪来的醉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