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被人打了?谁打的?反了天啦!在哪?”邹方尖叫起来!
“在药材一条街。”
“你别挪窝儿,盯住打你的人,别让他跑没影儿。我正在附近,两分钟就到!”邹方的声音已经是娇怒异常,像只被激怒的母豹!
“好,那人目前还在店里。”张凡说着,放下手机。
一群人盯着张凡,不时地向街道前后张望,盼望着张凡的“援兵”到来,他们可以看一场好戏。
张凡“镇定”地抱着手,等待邹方的到来。
但他的心情相当矛盾,纠结得百曲千折:我被一个小混混给打成这样,在邹方的眼里,是不是形象一落千丈了?
正想着,只听“滋——”地一声。
随着刹车声响,一辆黑色私家沃尔沃停在面前。
车门打开,便装的邹方跳下车,向张凡跑过来。
她今天没穿警服,而是一身休闲,看上去根本不像一个威风八面的警察局长,而更像一位风韵绰约的贵家美妇人。别说那细腰肥臀的迷人体型了,就单单胸前开领处那极端的雪白一片,就令男观众抽疯不止了!
邹方打眼一看,眼前的张凡相当狼狈,身上泥土一片,鼻子和嘴唇都破了皮,精神相当疲惫,完全没有一点昔日英雄的影子了!
“小凡!”
邹方一阵心疼,娇叫一声,直跑过来,玉臂张开,紧紧揽住张凡,一张俏脸,带着幽香,紧紧地贴了贴他的脸,柔声颤语道:“小凡,姐来晚了!”
“方姐!”张凡内心的委屈,在她的温柔之下,终于爆发,眼泪再也忍不住,顺脸颊淌下来,一滴滴,流进了邹方的衣领里……
“哎哟哎呦!把媳妇找来了!”
身后传来一声冷笑。
二人回身一看,山寨战靴手提一包药材,站在两米开外。
“你是谁?”邹方打量对方一眼,又看了看张凡。
“美人儿,我是谁?问你老公呀!问问你老公,谁把他打成猪头的!”山寨战靴拉长声音,眼里淫光闪烁,直向邹方的胸前袭来。
“是他?”邹方问张凡,以便确认一下。
“是他。”张凡点点头。
“是我又怎样?”山寨战靴咧开嘴,向前走了一步,伸出大手,快速在邹方胸前揪了一把:“好软!美人儿,你跟错人了!跟了这么个窝囊废。不如跟了小弟,小弟在江清可以说是见谁打谁!”
“见谁打谁?”邹方地把双手互相搓了搓,她打人之前,手掌会“职业性”地发痒。
“不但见谁打谁,还见谁搞谁!美人儿,跟小弟走,去开个房,保证一次顶一万次,让美人儿再也离不开小弟!”
“有那么厉害?”
“口说无凭,实战见功夫!”山寨战靴张开双手,上前要拥住邹方。
邹方向后退了一步,运足手劲,扬起右掌。
山寨战靴乐了:“美人儿,打呀,你那小手,打哥脸上,一定相当舒服,来,冲哥这张英俊的脸,狠狠地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