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没有,什么也没有。她是师妹,我不救他,我还叫男人吗?”
“师妹?”邹方一愣,马上把一腔的醋意全都打消了,放心地一笑,“不过,我有点奇怪,你们师兄师妹两人,为什么没干过路二?”
对于这个问题,张凡也是百思不解:路二不但身上功夫惊人,最令人费解的是,他手里那条缠魂绦是哪里来的?
那种神器,可是武林中人做梦也想得到的!
难道路二的路子很深?
“没干过他,主要是他手里有一只神器,名叫缠魂绦,是江湖上绝顶一流的大杀器,来历不明,据说世上只有三两条,谁拥有了它,就可以独步江湖。方姐,警察局审讯时,应该把这个事搞清楚:哪里来的?他的师父是谁?”
邹方点点头:“好的,我会跟重案组组长讲一下,不行的话,我亲自去审这小子。”
说到这里,她轻轻靠过来,把张凡的头搂在自己胸前,轻轻抚摸着,像一个大姐姐心疼弟弟:“小凡,从明天开始,你的安全,由我全权负责。我派几个精干的特警,二十四小时保护你。”
“方姐,不用了,我手下有个战队。”张凡男人的自尊心,使他难以接受一个女人的保护。
“别提你的战队了!你肯定是羞于告诉他们。不然的话,刚才在药店那里,你为什么不叫你的战队,而是给我打了电话?”
张凡被猜透了心思,顿时无语。
“小凡,姐派人保护你,只是暂时的。姐相信你很快就会恢复功力。”
“好吧,谢谢方姐。”
“再跟我说谢,我不理你了。”邹方娇羞地把脸紧紧地贴在张凡脸上,喃喃地道。
“方姐……”张凡一阵感动,脸上的伤口也不觉得疼了,轻轻揽住邹方纤腰。中午这顿大酒,喝得有点高,古人说酒后乱兴,一点不假,此时张凡浑身发热,有些不能自已。
好细的腰肢!触手之处,纤腰盈握,动人心弦。
“小凡,不行,你刚刚受了伤,这样会伤身子的。”邹方欲拒还迎,身子一边向后躲,双手却是不由自主地搂住张凡脖子……
张凡一觉醒来,发现自己躺在邹方办公室的里间卧室里。
抬头向窗外一看,天已经蒙蒙黑了。
邹方不在身边。
他急忙穿好衣服,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头发,然后推门回到办公室。
邹方一身警服,正襟危坐在办公桌前,正在看文件,见张凡出来,忙问:“酒醒了?”
张凡不禁调笑地上下打量邹方:“怎么?换上警服了?”
邹方脸上微微红了一下,站起身来,倒了一茶清茶,扭身把杯子塞到张凡手里,娇嗔道:“还不是你酒后闹事!把人家衣服扣子扯掉了两颗,没法穿了!”
张凡颇有点尴尬,却也有一半自豪。
见张凡不说话,邹方以为自己说话说重了,情不自禁地挽住张凡的胳膊,悄声赞道:“谁说你武功尽失?我认为你武功天下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