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接下来几天,包媛天天打电话给张凡,向他汇报药膳的试验进展。
经过一个星期的试炒试吃,包媛感觉差不多了,便请张凡过去亲自尝一尝。
这天下午,张凡开车快到省城时,给沈茹冰打电话,约她去樱园山庄,一起品尝新制成的药膳:毕竟,沈茹冰是中医博士,在药理研究方面造诣很深,她的评判,当然很重要。药材里是否有相生相克,是否这些药材混合在食物中会不会发生化学反应产生毒素,这方面,沈茹冰是“学院派”,是有科学依据的。
沈茹冰说她手头工作正忙,答应两个小时以后再过去,张凡便直接来到樱园山庄。
走进菜馆,几个服务员见是上次跟钱总一起来的张凡到了,恭敬地把张凡让进店里。
张凡的鼻子里早就闻见了一股中药的清香,忙问包经理在哪?
服务员指了指后院,“包经理在办公室下料呢。”
在办公室下料?
张凡有点奇怪:下料至于在办公室吗?应该在后厨呀!
他大步向后院走来。
走到经理办公室门前,仔细一看,门虚掩着,张凡微微一笑,也没有敲门,便轻轻推门走进去。
此时,包媛正在按照秘方,把药材装进几只纱袋里。
她背对着门蹲在地上,把后部撅得高高地,头埋在胸前,根本没有注意到身后来人,直到张凡蹑手蹑脚地走到她背后,她尚未发觉。
张凡上次在京城酒店服下益元丸,以至于大火烧身,当时急切想尝一尝包媛无限春色,不料她竟然中途不辞而别,这让张凡内心一直悻悻地,非常不痛快。
此时,眼前的包媛弯腰背朝着他,姿态极为优美,引得张凡不禁一阵激动,不顾一切地伸手从后面抱住了她。
“啊呀妈呀!”包媛浑身一抖,吓得失声惊叫起来。
回头一看是张凡,马上由怒转喜,心中一热,俏脸含春,娇声嗔道:“烦不烦呀!差点把我魂儿给吓跑了!”
张凡看着她手里的药材,有些不解地问:“配药的事为什么不交给厨师去做?”
“你长点脑子好不!”包媛见到张凡,内心已经是鲜花怒放,她伸出手指,亲昵地在张凡眉心一点,“那些厨师我可信不过。万一他们把药方秘密学去,辞职再开一家药膳饭店,岂不是跟我们顶牛?”
“你倒是挺精明,”张凡笑道,“难道我就傻吗?告诉你,我的的秘方别人是偷不去的!”
“为什么?难道这几味草药厨师不认识?”
“认识是认识,可是我事先已经进行了特殊熏蒸和浸泡,味道已经变了。他们知道我浸泡时在汤里加了什么?”
“真的吗?”
“等我有空时教你熏蒸浸泡方法,以后你就可以自己动手了。”张凡说着,又是忍不住把她双肩扳住,向前吻下去。
包媛不好意思地把头一偏,张凡吻偏了,没吻到嘴上,反而吻在她耳后。
耳朵后面更是不堪热吻,甚至摸一下都不得了,此时被张凡猛然吻住,包媛全身几乎酥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