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张凡内心一热,忍不住又把她揽进怀里。
温香袭来,两人四目相距,仅有两寸,都能够清楚地看到对方眼里的瞳仁。
张凡看着看着,眼圈红了,长长地叹了口气道:“纠结死了,还是你定吧。”
包媛一扭,把头深深埋在张凡腋下,喃喃地道:“要是我定的话,还是留着我的身子吧。我知道你有好多女人,也不差我一个,只要你心里有我,不一定非得要了我的身子才算爱。”
“想要,要不到,这滋味……”
“那也得分明轻重缓急。上次的教训还小吗?你一旦失去武功,谁来保护我?还有你的其它女人,你的产业,还不都得被别人吞了?”
张凡默默无语,相当地震惊:她说得有并不是。是呀,毕竟,丛林之中,没有实力,只被被消灭。毕竟,对于张凡这样一个初出茅庐的“农n代”,没有根基,强敌环伺,想办法生存下来,才是第一要务。
儿女情长,是生活中的“奢侈品”。
“那,好吧。”张凡犹豫着,十分不舍地放开包媛。
包媛一边整理被弄乱的头发,一边含情道:“不管怎样,你还是要常来看我。只要能看上你一眼,我就能高兴好几天,这点要求,你要满足我吧?”
“好的,我会常来看你的。”
张凡轻轻捧起她俏脸,十分纯洁地吻了一下。
从包媛那里出来,张凡赶去素望堂,想找沈茹冰解释一下。
沈茹冰却是不理睬他,找个借口躲了。
张凡无奈,对于沈茹冰,他是最无奈的:高知,有主见,只用语言来哄,不太好使。
缓些天再来,她自然会好一些。
张凡叹了口气,心情不太好,开车回到江清。
连续在包媛和沈茹冰两个美女地里吃了闭门羹,张凡几乎产生幻觉,有点怀疑人生了:是不是我没魅力了?
路过江清,忽然想起韩淑去给配的假益元丸,应该去看看她,表示一下谢意,顺便,也检验一下自己对女人是不是仍有魅力。
他直接开车来到韩淑云的家。
一敲门,韩淑云穿着睡衣出来开门,见是张凡,又惊又喜,拥抱上来。
张凡刚要下手,她却指着卧室方向,声:“嘘,小点声!”
“谁在你家睡觉?”张凡一看紧闭着的卧室门,马上产生一种雄性护巢的妒火,不快地问。
韩淑云微笑着,拉着张凡的手,蹑手蹑脚来到卧室门口,推开一条缝,向里面指了指,调皮地道:“谁?你老婆呗。”
“我老婆?涵花?”张凡吃惊不小,急忙探头向里面看去。
万万没有想到,床上睡着的竟然是乐果西施。
“她怎么跑你这儿来睡觉?”张凡不解地问。这两个曾经的情敌怎么和好了?而且好到了这程度?
韩淑云俏脸如花,微红微羞地道:“还不是你调教得好?把我们俩脖子筋给挑了,搞得妥妥地,成了好姐妹。乐果姐昨天去滨海市玩,坐了一夜车,今天早晨刚回来,我叫她到我家来吃饭,吃完饭她就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