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钱亮记在了心里。
药膳还没有吃完,张凡忽然接到孟老的电话。
孟老如果没有大事,不会直接给张凡打电话的。
果然,孟老的口气相当地不快:“小凡,我跟你说件事,你帮着参考参考。”
“孟老你说,我听着呢。”
“上次在龙泉疗养院的事,你救过的那位巩公子记得吧?”
巩乔?
巩梦书的儿子,巩老将军的孙子,双腿脉管炎晚期快死了,是张凡用《玄道医谱》的汤药把他治好了。
“巩公子,当然记得,还是你介绍我去给他治病的嘛。怎么了?他的病又犯了?”
“腿上的病没犯,脑子里犯病了!你猜猜他想干什么?唉,他想娶我家津妍!”
啊?
巩乔想娶津妍!
张凡一愣,背后出了一层冷汗:怎么可能出现这种情况?癞蛤蟆真的要吃天鹅肉?
也不怕噎着?
不过,最初的惊诧过去,张凡回忆起来一些迹象:那次在龙泉疗养山庄时,津妍似乎跟他说过,那个巩公子看她时的眼光,色眯眯地,让她心里好烦。
张凡不禁暗叹:这小子,当时病成那个样子,尚且忘不了猎色。如今身体好利索了,腾出手来,要全力向美女下手了!
女大当嫁这不假,但孟津妍怎么可以嫁这么个货色呢!从他患脉管炎的情况分析,张凡当时已经断定他是个寻花问柳的老手,**无节制,才导致前列腺素丢失过多,而前列腺素又是扩张血管和抑制血小板聚集的关键物质。他患上那么严重的脉管炎,可以想像,经他的手,糟塌过多少如花少女!
孟津炎怎么可以嫁给这种货色!
张凡强压住怒火,问:“孟老,怎么,巩梦书先生向您提亲了?”
“没有。”
“那么是巩老将军给您打过电话透露此事?”
“都不是都不是。要是这二位,还好办。他们和我是多年老友,话一谈就开。问题是,这个巩乔没有经过他爸他爷前来找我,而是通过一个女的。”
孟老口气越发焦虑。
“女的?什么神通人物?”
“你有所不知,这个女的父亲,是我的一位老友。多年的关系了,津妍他爸升市长这件事,他也有一份功劳在里面。现在他女儿来找我,我……不好拒绝呀!”
张凡一皱眉:靠!简单的一个提亲事情,弄到他们上层圈子里,竟然变成这么复杂的事!
不过,孟老话说到这里时,张凡已经明白大半了:孟老是不是让我去给津妍当挡箭牌?
一想到孟津妍将来要和巩乔这么个花花公子过一辈子,张凡心中不由得一紧:孟老这个忙,能帮就要帮!
“孟老,你说吧,要我怎么做?”
“唉,事情来得太突然,巩公子和仝女士已经马上就要到江清了,为了礼节,我要派小妍去火车站接站。可是,他们见面后怎么做呢?我也没有想好,这不,就找你来拿主意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