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你算个什么东西?上层社会的事,你没资格评论!”仝娆被张凡一语点中她心中的虚弱之处,不禁一愣,急切地反驳。
张凡十分鄙夷地道:“我提醒你,在骂别人之前,先把自己嘴上的屎揩干净!小妍和我的事,有你一毛钱关系?我看你还是乖乖地滚回京城去,别在江清找不自在!”
“怎么跟我没关系?这件事,是孟市长点过头的,我上午刚跟孟市长在电话里打过招呼了!小妍,你不能被这小子给迷惑了,婚姻大事,还是长辈看得准!”
事实是仝娆跟孟市长在电话里说,巩家有意跟孟家结亲。孟市长知道巩公子重病初癒,根本不想把女儿嫁给一个病包子,但又不好抹了仝娆和巩家的面子,所以未置可否,只说可以让小妍和巩乔见见面,看看两个孩子的感觉。其实这话明显是推辞,最起码是想把事情推到孟津妍身上,以防止影响大家的关系。
“撒谎了吧?孟市长不会这么说的!巩公子是怎么样个人,难道孟市长不清楚?”张凡冷冷地刺道,“你大萝卜脸不红不白,是不是特习惯于撒谎呀!难道你所谓的上层社会的人,就是你这副损德性?!”
这一句,可是仝娆有生以来第一次被人重骂。
她顿时胸部起伏,怒火冲顶,“下流!下流!小妍,你的男朋友是个下流坯子!”
听到仝娆骂张凡下流,孟津妍内心相当不高兴,随口反驳道:“阿姨,谁下流谁不下流,大家自己做自己的好不?这样大声吵架,被服务员笑话了!”
孟津妍的话里,明显有骂仝娆下流的意思,这令仝娆几乎不能自控,狠狠地道:“嫁给这样的下流坯子,后代都要受到影响!”
这话够恶毒!
拿人家姑娘未来的孩子来诅咒,也只有仝娆这样无耻的人才做得出来。
“阿姨,你冷静一点好不?自打从火车站到这里,你一直在骂人。你已经变得有点不像我心目中的仝阿姨了!我明确告诉阿姨,我自己的亲事,和父母和爷爷无关,更与阿姨没有关系。好吧?我话说到这个份儿上了,阿姨就不要太勉强了吧!”
孟津妍不想让张凡继续充当挡箭牌去挨这个泼妇的骂,便索性把话一口说死。
“呵呵,仝阿姨,我来了。”
正在仝娆被堵得无话可说之际,包间的门忽然开了,一身休闲靓装的巩乔,大步走了进来。
士别三日,便当刮目相看。上次在龙泉山庄半死不活的巩乔,如今病好了,恢复了公子哥的气势,手拿古驰男手包,一身意大利男式正装,面带微笑地站在三个人面前。
“阿姨,小妍,噢,还有张凡张先生也在!不好意思,我刚下车,在站台上被一位省领导给堵住,托我给办点私事,来晚了一步。”
巩乔说着,伸出手要跟孟津妍握手,被她默默拒绝,便顺势把手伸给张凡:“张神医!多日不见,救命之恩未敢忘啊,哪天请你去京城,我好好陪你玩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