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仝娆聊了一会,耐不住性子,直接把话聊到了今晚的正题上:“孟市长,我这次来江清,是专门给孟家带来喜讯的。就像我在电话跟你说的,咱们家小妍,也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像咱们孟家这样的门第,一定要找个门当户对的家庭才对,是不?”
仝娆说着,把眼光看着孟津妍的妈妈,那眼光亲切得不得了,一双手也轻轻地拉住了孟妈妈的手。
孟市长自从上午接到仝娆电话后,一直心绪不好,心里暗暗责备:好个仝娆!你明知这个巩乔是个花花公子,而且患过大病差点死了,这样的人品,这样的健康状况,我家津妍怎么可能嫁他?
不过,上层圈子里的事,牵一发而动全身。
若是孟市长直接拒绝了,恐怕这个仝娆会恼羞成怒,在巩老将军那里告我一状。
弄不好,孟市长在京城的人际圈子,会因此受到损坏!
因此,他和孟老商量后,决定采取的策略是:把球踢给津妍,让她把球踢回给仝娆。
“娆妹,你这事提得太及时了!今天上午接过你的电话后,我一直挺兴奋,这次你在中间牵红线,要是巩孟两家真的联姻成功,对大人,对两个孩子,都是一件美满的事。”孟市长点点头,脸上的假笑相当丰满生动,像是心里乐开了花。
孟老对儿子的态度很不以为然。虽然他明白儿子是在迂回,但他很是担心万一被仝娆给捏住了哪句话,那时再挽回,就不好看了。
“哼嗯,”孟老轻咳了一下,“小娆,你这么关心小妍的事,我很欣慰呀。小娆这个丫头,从小被我和她奶妈惯坏了,任性得很,中学以后,跟江湖上那些人疯跑,学了一身武艺,我,还有小妍的爸妈,已经管不住这匹小野马了。她的婚事,只好由她自己做主了。”
“那怎么行呀孟老,”仝娆道,“她接触了社会上不三不四的坏人,遇人不淑的话,一辈子就毁在坏男人身上了。儿女的婚姻,家长要给把关掌舵呀,更何况我们孟家这样的人家,怎么能放手让一个江湖郎中把小妍给骗走?”
孟市长略显惊诧:“江湖郎中?”
“对,就是那个叫什么张凡的!农民出身,素质根本不够!”仝娆愤愤地说。
孟老轻轻放下杯子,道:“小娆,张凡这个小伙子我了解,他是省里有名的神医,手里有省卫生厅特颁的特别行医授权书,医术相当不错,巩公子的病,就是他一手包治的。”
仝娆一想起中午被张凡在西餐厅挑起火来然后他又走掉,便恨不得把张凡踩在脚下跺上几脚:“神医?呵呵,此人上午我见识过。人很烂,出身太低,品德太差。即使真的在中医方面有一点小手段,充其量也就是个大夫,一个给人看病的,他怎么能跟巩公子相提并论!两人根本不在一个档次上。孟老您想想,巩老将军家的大门,是别人轻易进得的?多少豪门美女排着队等着把姑娘嫁进巩家呢。可是,巩公子眼光高,唯独看中了咱家小妍,对小妍一往情深,您说,这不是小妍的福气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