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两人交流了一下,苟院长说,此病极为怪异,根本不是民间所说的蛇影毒,从伤口上看,是一种奇怪的溃疡,似乎并不是病毒或细菌所致,因此无从下手,她请张凡马上赶过去。
“苟院长,不是我不帮你忙,病人仝娆不肯让我来给她治疗。”张凡无可奈何地笑道。
“好吧,我们先尽量稳定住病情,慢慢劝她接受你的治疗。”
苟院长叹了口气,放下了电话。
张凡放心地舒了一口气,嘴角露出笑容:“小妍,孟老,你们别着急,仝娆的病和她这个人,我尽量摆平吧,绝不许她对孟市长的前途产生一点危害。”
孟老信任地点了点头:“小凡,拜托你了。”
孟老一生发达,从来没有在外人面前露过怯,今天却在这样一个年轻人面前请托办事。
不过,他并没为此感到惭愧,因为张凡的神通,非一般人所能及,张凡一出手,事情总是有意外的良好结局。
看看时间已经晚上九点半了,张凡决定不回张家埠,留在江清市里,随时准备抢救仝娆。
他给涵花打电话了个电话,告诉她今天晚上回不去了。
涵花在电话里担忧地道:“你不回来,我晚上有点害怕。”
“怕什么?不是有郭祥山安排的特战队员警卫么?万无一失。”
“平时不怕,今晚有点怕。”涵花欲言又止。
“为什么?今晚是哪两个队员在张家埠值班?我嘱咐他们一下,叫他们夜里精神点。”张凡道。
“不用了不用了。”涵花忙阻止道。
张凡放下手机,心中有点奇怪,听涵花的口气,好像想说什么又不愿意说。
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张凡悒悒不快,开车来到天健公司。
队员们正围在一起打扑克,见张凡进来,忙给他让座倒茶。
张凡打眼一看,共有六名队员。
大象道:“张总,二狮和三虎在省城素望堂值班,郭队长和四豹在张家埠村值班。”
听说是郭祥山在张家埠值班,张凡放下心来,便找了个铺位,躺下睡了。
第二天一大早,张凡正在睡梦之中,忽然被一阵铃声催醒。
拿起来一看,不出所料,正是苟院长打来的。
“张凡哪,大事不好了!仝女士的溃疡扩散了,你快来吧!”
苟院长的声音焦急,见惯了大阵仗的苟院长如此失态,可见病情相当严重。
张凡内心也是一提:扩散了?
他昨天使用血滋子的目的,本是想小小地惩罚一下仝娆这个妖女,并没有想把她怎么样,若是溃疡扩散了,那不符合张凡的初衷哪!
张凡紧张地问:“那……她同意我去治疗吗?”
“同意,同意,是她亲自提出来的,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求你马上来中医院。”
苟院长的话,张凡是半信半疑,但此时也顾不得那么多了,跳起来,穿上衣服,便往外走。
一边往外走,一边给涵花打电话:“涵花姐,昨天晚上睡得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