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也就是简简单单这么几下子穴位点按,全然没有任何多余的挑逗动作,却使得仝娆感觉怪怪的:
身边这个张凡,在她眼中忽然一下子变得威严无比,像一座山,压在自己头上。
而她自己的精神,随着这重压而萎缩,在他面前缩小成一只虫子!
与此同时,内心深处滋生一种渴望,渴望着他狠狠地踩她一脚,用皮鞭狠狠抽打她一顿,让她在尖叫声中得到快意!
这个想法,令仝娆吃惊不浅:天哪,我这是怎么了?
难道,这就是做为一个女人,被征服之后的想法吗?
仝娆一阵阵气喘口干,心乱如麻,不断地斜过头来,一眼一眼,眼光带着钩子来打量张凡。
张凡已经察觉到了她眼里射出来的光不对劲。
这个仝娆也是的,我只是用普通的点穴手法帮她理理真气,顺一顺脉络,她却想偏了。
不愧是风月场里的老道熟手,职业病这么严重!
张凡无奈地摇了摇头,心想,既然如此,还是让众人回避,以免仝娆在治疗过程中有非礼表现,殆笑于众人。
张凡轻轻一乐,回头对苟院长说:“院长,请让医务人员都退出去。”
众人都退出去?
一对一单独治疗?
张凡这一句,使这位资深美女内心又是一阵狂跳,阅人无数的情场经历,使她有一种超级绯色的预感。
苟院长回头对身边的医务人员道:“大家都回去吧,没有我的指示,不要到这里打扰。”
医务人员以前都见识过张凡在中医院显示出来的神技,个个佩服得不得了,相信张凡不用别人帮助就可以治疗,因此极为配合,纷纷离去。
而苟院长看着神情有些奇怪的仝娆,也是微微一笑,知趣地退出去,回身暧昧地道:“你安心治病,用什么办法治,你自己决定,没人敢进来打扰,我把门从外面反锁了。”
随着一声门锁声,急救室里只剩下张凡和仝娆两人了。
张凡伸手一掀,把仝娆身上的被子全部掀掉。
仝娆脖子一缩,双手抱在胸前,卷曲身子,眼里满是巴巴地等待神情,她很自信自己的风姿,以为张凡会对她下手。
不料,张凡只是轻轻扫了几眼,脸上的表情完全是医生的职业与庄重,说出来的一个字更是让她意外:“跪。”
仝娆一听,犹豫了一下。
跪给这样一个昨天还瞧不上眼的小村医,她这个京城的名女人,属实在心理上难过这关。
但此时面前的张凡,让她感到强大的镇压气场,内心有一种屈服,不由得规劝自己:没第三人在场,跪又何妨?
况且,跪给这样的美男子,对任何一个女人来说,也不委屈!
想到这里,假装脸上羞色一闪,双手扶床,翻身坐起来,身体前倾,老老实实地跪在病床上。
“错了,谁叫你跪在床上?跪地上!跪在地上,才接地气。”
仝娆忸怩了一下。
想了想:床上跪都跪了,地上又有什么质的区别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