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仝娆规规矩矩地低下头。
张凡微微一乐,口中振振有辞地念着假咒语,将金蟾纳财血滋子放在血带子之上,用手左右轻轻地划来划去。
血滋子吸血润肤,渐渐地,腰臀之间的血色变淡了,最后慢慢消失。
仅仅留下来一道浅褐色的疤痕。
可以了!
张凡用手指碰了碰疤痕,感到微微地有些凸起,这道凸起如同一条皮带,横亘在迷人的细腰之上,不免大煞风景,任何男人看了,都不免起鸡皮疙瘩,对这副好皮囊索然失去兴趣。
张凡又是微笑一下,心想:恰到好处!我给她身上留点念性,免得她好了伤疤忘了疼,回身再咬我张凡一口,或者向孟家下毒手!
“好了,起来吧。”
张凡几忍俊不住,含笑把血滋子收回怀里。
仝娆一听,如得了大赦之令,忙站起身,爬回病床上,伸手拿起衣裤,急忙往身上套。
忽然抬头看见张凡正在打量自己,心下一动,故意放慢慢速度,有条有理地将文胸、吊带和内裤摆弄来摆弄去不肯穿上,如春睡初醒的妙妇人一般。
“快穿,我要叫人进来了。”张凡见她如此,也就不客气,借机仔细打量了一番,不过没看出有什么特别的魅力,又想到她昨天的恶相,便懒得再多看,急忙催促道。
仝娆有些不解地看了张凡一眼,意思是问:不是男人吗?
“我真的开门了!”张凡吓唬道。
仝娆这才被迫抓紧动作,把裤带系好,又整理了一下吊带,道:“行了。”
张凡走过去打开急救室的门,冲门外等候的苟院长道:“行了。”
苟院长微微一笑,笑容里满是暧昧,先是向室内探了探头,见仝娆衣着整齐,这才大步走进来。
“来,小仝,我看看情况怎么样?我相信张医生的医术。”
说着,低头查看了一下仝娆的伤处。
“啧啧啧!”苟院长有点晕,惊讶地点点头,又摇摇头,既赞叹,又不太相信这是事实:怎么搞的,刚才血肉模糊,现在竟然恢复了正常皮肤!
这哪里是治疗,这是玩魔术呀!
“你还愣在这里干什么?”张凡冲仝娆道,“你好了,这里没你事了,走吧。”
仝娆被护士领着去办出院手续了,张凡暗暗用眼光示意苟院长留下来。
苟院长见张凡眼光诡异,情知有事,便把其它人打发离开,重新关上了急救室的门,凑过来,悄声问道:“张神医,什么事呀,这么神秘?”
张凡压低声音问:“苟院长,你一点没感到奇怪吗?”
“奇怪什么?”
“昨天仝娆入院时,没有什么感染呀,怎么今天早晨就大发了?是不是你们这里消毒措施没跟上?”
苟院长叹了口气,道:“我也正为这事奇怪呢。”
“以前也有类似患者感染使伤口扩大的情况发生吗?”
“不多,但确实发生过,原因不明。”
张凡一听,内心向下沉了一下:事出异常必有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