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是一个挺奇怪的中年人,他穿一件灰色的长袍,道士不像道士,相士不像相士,看不出是什么来历。”包媛道。
“他……在哪里发现的蜂子?”
“在汤碗里。”
“汤碗里?这怎么可能?蜂子能往碗里飞?而且这么多?”张凡一皱眉,麻地,这事相当地可疑。
“我心中也有解不开的疑团,你想想,我们后厨管理相当严格,这些东西不可能是做饭炒菜时混进去的,一定是在餐厅里飞进盘子里的。”包媛道。
张凡思考片刻,一挥手道:“走,我们去餐厅里看看。”
一行人随张凡来到餐厅。
餐厅里空无一人,椅子都倒放在桌子上。
张凡打开神识瞳,背着手,在餐厅绕圈两周,看得非常仔细,然后,心中有数了,嘴角微微地现出一丝笑容,轻声道:“我可以断定,这个事故中,你们药膳馆的职工没有任何责任。”
“谢谢张总。”
“没事了,你们大家安下心来,都先回去吧,我和包经理研究点事。”
众人一听,没他们的责任了,都是相当高兴,好似憋了半天的大便,终于找到厕所了,一阵放松,便纷纷走出餐厅。
“小凡,”包媛见众人离去,独自面对张凡,忽然一阵委屈涌上心头,眼里带着泪光,轻轻拉住张凡的手,“小凡哥,遇到这么大的事,我都不知道怎么办好了,光想哭。”
张凡细细地捏着她的手,抚摸着,安慰道:“没事,你别多想。我问你,那个发现了地雷蜂的怪人,店里的员工,是否冒犯了他?”
“没有没有。他进来之后,点了一个枸杞银耳洋参汤,一个牛、驴鞭片细粉壮阳汤,从点菜到上菜,服务员都是非常有礼貌,他也是没有提出什么要求,很正常的。”
“两样都是汤?”张凡忽然若有所思。
“嗯。我也是觉得有点奇怪,哪有不点炒菜,只要两份汤的?”
“那上菜之后……”
“他低头喝汤,喝到一半时,突然就叫喊起来,说里面有苍蝇,并且大声呵斥我们的服务员。服务员吓哭了,我赶紧和大堂经理过去看,结果看见汤里飘着地雷蜂。这时,其它顾客也都纷纷嚷开了,好几个人的碗里都出现了地雷蜂。然后,他就拿手机录像,然后就给省城晚报记者打电话,记者来了之后,录了像,便走了。”
“那个人呢?也走了?”
“没呢,他还在后面客房住着呢。”
“住着?”
“他赖着不走,说是不给他精神赔偿,就永远住在店里。很无赖的。”包媛无奈地道。
“还在客房?不肯离开?是不是另有目的?”张凡警觉地一皱眉。
“什么目的呢?我和总经理,还有钱总商量了一下,钱总说给他赔五万块钱私了。可是他不要。你说,他是不是跟咱们钱总有仇?”包媛担心地道。
“哼!好吧,既然如此,事来了,我们也不怕事。你别跟着我,我去看看那个找死的粪坨。”张凡愤怒地道,抽身便往后面客房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