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身边树木,潮水般纷纷向倒退而去。
乌蝶弓身向前猛跑,张凡大步猛追,两人之间距离始终保持十几步,相持不下。
张凡平时步伐快如鬼魅,身形如闪电,此刻有劲使不上,他快乌蝶也快,他慢乌蝶也慢……
不对劲呀,这什么情况?
张凡猛然疑问:这片树林子不大,怎么跑了这么长时间,还没跑出树木?
忽然耳边传来一阵嘲笑声,打破了张凡的梦魇,是周边的老头老太太们在嘲笑:
“快来看哪,这小子犯神经了!”
“绕树跑,绕了多少圈了?”
“是梦游了吧?”
张凡心中一愣,猛丁收住脚步,突然之间,仿佛从天上云层中坠下来似的,一扑,栽倒在地上。
身下是青草,张凡晕晕乎乎地身着,过了半天,似乎清醒了一点,慢慢爬起来。
“小伙子,你没事吧?”
“要不要我替你叫救护车?”
老大爷老大娘围了上来,可怜地看着张凡。
张凡四下看看,哪里还有乌蝶的人影。
原来张凡自己绕着一棵大树跑了上百圈!
抹地!被这个乌蝶给玩了!
想想刚才够丢人的!也不知被这帮老头老太在录下来没有!
“乌蝶老贼,哪天撞我手里,绝不饶你!”张凡愤愤地骂着,回到了药膳馆。
包媛见张凡进门时脸色很难看,便飘然迎上前,担忧地问:“小凡,没事了吧?”
张凡往椅子上一坐,颓然叹息一声,“这个人身怀奇术,他受人嘱托,要来药膳馆分一杯羹。”
“你怎么累得呼呼带喘?”
“被他给耍了,绕树跑了半天。醒过来时,他早没影了。”
“那……他会不会再来?”包媛担忧地问。
“暂时不会再来了,你安心营业,我下一步就是要把他挖出来,看看究竟站在他背后的势力是何方神圣!”
“小凡,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他已经被你赶跑了,就不要再追究了,免得自己遇上危险。俗话不是说得好,穷寇勿追吗?”包媛眼里,张凡从来都是无往不胜的,今天竟然被人给算计了,而见对手很强大,她不免得跟着担心,生怕张凡有什么意外。
“不怕他。越怕事越多。”张凡道。
正在这时,钱亮打来电话,问张凡药膳馆这边的情况怎么样?
听说把作盅之人赶跑了,钱亮便叫张凡和包媛一起去省城世家大饭店,中午他约了省城晚报的晚风清徐,大家一起吃顿饭。
包媛一听,忙推却说自己忙,不想去赴宴,但经不住张凡一再力邀,只好勉为其难,坐上了张凡的大奔。
进到饭店雅间,见钱亮正和晚风清徐聊得正热火。
四个人见了面,钱亮把包媛向晚风清徐介绍了一下,晚风清徐紧紧地握了握包媛软软的手,眼光如磁石一样,吸到了她胸前的耸立之上,心中暗惊奇道:好挺好耸!
大家重新坐下来,钱亮和张凡分别提了一杯,而晚风清徐一边应酬,眼光却始终不离包媛的前身,不时偷偷用舌头舔着嘴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