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就在头部刚刚落到窗台玻璃的滑道附近时,张凡一伸手,双手抓住了窗户下面的塑钢金属滑道。
巨大的惯性向下而去。
换作他人,根本无法在空中抓得住。
但张凡办到了。
他的手劲有超然的神力,如八爪铁钩,紧紧钩在滑道的沟槽里。
这样一来,身体吊在空中,双手攀在窗台上,悠悠荡荡几下来回,终于停了下来。
郭祥山猛然一惊:张凡不是失去了武功吗?为何能抓住窗台?
莫非我上当了?
他来不及多想,因为卧室里的中介人员听到声响之后,会很快赶到这边来的,他必须在中介赶过来之前致张凡于死地!
“张总,死去吧!”郭祥山低吼一声,随手抓起阳台上的一只铁钩子,向张凡抓着窗台的手砸去!
张凡稳住身体之后,一只手足可以承受住身体的重量,见郭祥山向他右手砸来,他一瞬间把右手抬起来。
郭祥山又向左手砸来,张凡又把左手躲开,右手攀住窗台……
郭祥山左右不断砸着,张凡交换着双手躲闪着……
郭祥山一连砸了几下,“当当当”,清脆的声响传开,引起邻居阳台上一个人的注意,忙掏出手机,把这边的情景录了下来。
张凡躲了几下,心中焦急:不行,这样下去,万一被他砸到一只手,就会掉下去了!
生死关头了!
张凡运动丹田古元真气,全身气场汹涌沸腾!
双腕一用力,大吼一声:“来了!”
整个身体从窗外腾空而起,斜刺里飞进了阳台之内。
郭祥山断然没有料到张凡竟然“飞”了进来,吓得惊叫一声,后退半步,顺手用铁钩子向张凡脸上捅来!
张凡在空中未尝落地,小妙手已经随手一挡!
正打了铁钩子上。
“啪!”
铁钩子随即断掉!
张凡接着再顺手一掌!
正正地拍在郭祥山脸上!
“啊!”
郭祥山闷声一哼,高大的身子向后仰倒。
张凡借着惯性,收不住身子,跌落在郭祥山身上。
郭祥山半边脸被拍到,血肉模糊,耳朵齐根被扫掉,看起来样子相当怪异,像一头驴一样在地上挣扎。
“郭大哥,我给你止止痛!”
张凡说着,从他身上跳起来,飞指点穴,嗖嗖嗖七下。
医圣七星死穴谱,将郭祥山全身脉道死死震住,一丁点也不能动弹了!
张凡轻轻拍了拍双手,蔑视地踢了他一脚,笑道:“郭大哥,我以为你身手不错呢,怎么一个回合就跪了?看来,武功还差那么一截呢!”
郭祥山躺在地上,全身动弹不得,只有眼睛不停地眨着,似乎不认识眼前的张凡!
这时,两个中介听见动静,一起从卧室里跑过来,见客户躺在地上,以为是张凡把他打倒的,便喊起来:“你凭什么打人?你把我们的客户打死了!我们要报警!”
张凡笑道:“报吧!”
两个中介掏出手机便报了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