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这件事情过去好多天,张凡心中的波动才渐渐平复。
美容品业务完全交给周韵竹打理,他只打理张家埠和省城素望堂两个诊所,这样腾出好多空闲时间,修炼古元玄清秘术。
在素望堂坐诊,张凡时时感到沈茹冰与以前的不同。
自从上次在樱园山庄与包媛相见后,沈茹冰对他的态度由阴转晴。
以前对张凡若即若离,张凡看她如雾里看花。
现在,这位冰美人时常在他面前做出恋人的表情和口气,隔一两天,便以各种名义,请张凡单独出去吃饭,甚至逛街,给张凡的感觉好像两人在拍拖。
这天傍晚,张凡在素望堂看完了最后一个患者,累得腰酸腿疼,打了一个哈欠,准备开车回家,刚走到车门边,沈茹冰从后面拉住他:
“下午,你看了二十多个病人,辛苦了,老板我请你吃烤肉。”
张凡心里想着涵花在家等他,本不想答应,但经不住沈茹冰一嗔二怒三撅嘴,只好跟着她去了西餐厅。
点完餐酒,两人各举半杯红酒,轻轻碰了一下。
这家餐厅格调不错,特别适合未婚情人,装修不但华贵,而且弄得挺有文艺情调。
昏黄的桔色灯下,张凡眼光直视过去,从深开领处看见了沈茹冰胸前的雪白己变成了桔色的一抹。
“看什么,讨厌!”沈茹冰嗔了一声,伸手把开领往里提一提,不过,山峰仍旧挺立着着,衣服根本遮不住满园的春色。
“谁叫你露那么多?我能忍住不看两眼?”张凡责怪道。
“喜欢看,回家看你的村姑去!”沈茹冰历来对涵花相当不善,一提起涵花,便是忍不住阴阳怪气,醋意冲天。
张凡正要逗她两句,突然发现沈茹冰的脸色变了,眼睛看着前方发直,表情里满满的全是惊诧和厌恶。
张凡回头,向身后看去。
只见一个宝蓝旗袍女人,提一只手包,一身珠光宝气,款款地扭着还算挺细的腰肢,朝这边走来。
颀长的身材,呈现粗—细—粗S体型,再下面是长长的腿,旗袍开叉开得很深,露出大腿直到腰际的白色。
正确的定义应该是一个风情美丽的女人。
再看雪白颈子上挂着的是一颗硕大的红钻坠,闪闪发出皇族的贵气,往少里估计也有数百万价值。
她似乎拿捏风情已然成习惯,款款的腰肢摆着,令男人产生旗袍下的无数幻想,并且为之发疯。
这些还不算,跟在她身后的六名保镖,全都一米九十以上,走着护旗仪仗队的步伐,在地毯上发出刷刷的声音,给少妇增添了数倍的威风和排场。
显然这些保镖的专业素质非常强,并非一般的保安,一看就知道是天价的金牌保镖,不是一般人雇得起的。
这显出少妇是不同寻常小康人家的女子。
“这不是茹冰吗?怎么在这里碰见!”
少妇其实早就看见了沈茹冰,直到近前只有几米,才假装突然发现,软声细语地叫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