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张凡手上被无比柔软一握一摩挲,心中一怔:有这么贱的奇葩吗?
对于第一次见面的陌生男人,她就如此露骨地勾引?
看来,在北美的“留守女士”,男人在国内花花儿,她在彼岸守得太苦,回国后见到雄性直接就控制不住自己的何尔蒙分泌了吧!
沈茹冰慧眼如刀,早已看到了沙莎的挑逗动作,她嘴角轻轻一挑,“别粘上分不开就好。”
张凡忙把手往回一缩。
“那么,方便问一下,张先生在哪里高就?”沙莎不太情愿地从张凡手里把手收回,长睫毛又是眨了一下。
“我跟茹冰开了一个诊所,呵,规模不大,算是个夫妻店混饭吃吧。”张凡说着,伸手搭在沈茹冰的后颈上,用手指捻着她柔软的秀发。
沙莎见状,嘴角露出一丝冷笑,酸风十里地道:“哎呦,可见张先生又温柔又耐心。茹冰在大学里是有名的小辣椒,脾气大,一般男人受不了,张先生能低就茹冰,再好不过了,我当同学的,也替她庆幸。”
这话说得……
张凡不觉心中一紧,看了茹冰一眼,生怕她抡起酒杯砸了沙莎:这个沙莎,不但抢了沈茹冰的男友,而且见面后竟然没一点愧疚,反而句句话里都还着刺儿!简直难听极了!什么“低就”,什么“替她庆幸”,这明摆着是骂沈茹冰是个嫁不出去的女人嘛。
沈茹冰肯定是内心受到冲撞,表面上没有变化,但她的香肩抽动了一下。
张凡悄悄把手向她身上摁了一下,示意她不要冲动。
“那,我们走吧。”沈茹冰已经看够了这个妖精,惹不起躲得起,站起来拉着张凡便走。
“茹冰,茹冰,着什么急呀,时间才六点不到。老同学见一回面不容易,今晚我请客,找个高档点的地方,咱们好好聊聊。”沙莎道。
她嘴里是对沈茹冰说话,伸出的手却拦在张凡的胸前,轻轻捏住了张凡的扣子。
“该聊的刚才已经聊完了,走吧。”沈茹冰见沙莎那只手不要脸地揪住张凡,抬手一格,将她的手格开。
沙莎没有沈茹冰有力气,腕子被格得生疼,一边揉着,一边看着桌上的西餐,笑着:“茹冰,你看你,你这消费水平也该提升一下了……两份西餐一瓶酒,这也太寒酸了。我领你去‘夸克’吧,那里消费一顿,一般人一年工资都不够呢。”
夸克是省城一家超级餐馆,接待的消费人群大多是企业界、影视界的名星大腕。
张凡假装挠了挠头:“夸克?听过没去过。得好几万?咱可无福享受!”
“享受得起享受不起,你要看你跟对了人没有!跟对了人,世界就是你的。跟错了人……呵呵,走吧。”沙莎轻蔑地说着,狠狠地瞟着沈茹冰。
沈茹冰再也忍不住了:“沙莎,够了没有!难道你想打一仗?”
“打一仗?”沙莎表情假装一愣,“咱们两人之间打过一仗,你已经落下风了,再试一次,你还是一样失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