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瘦子手劲相当大,这么一掰,酒糟鼻子尖叫一声,手腕差点断了,疼得眼角挂泪花。
心中胆怯起来,情知这个瘦子不好惹,但是,仍然不甘心就这样把奖金让给一个陌生人,强开嘴,用舌头托着那块白白的口香糖,争辩道:“它本来就是我的!大家都看看,给评评理,看看我嘴里的口香糖!”
这时,睡觉的小青年被吵醒了,睁开眼睛,观察了一下,弄明白了事情的由头,不耐烦地把酒糟鼻子往外一推:“看什么看?妈的它没撕下来之前是你的,你他妈已经不要了,扔我耳朵上了!要说它归谁,妈的应该归我!”
“你,你们这两个人怎么不讲理?”酒糟鼻子急了,高声叫了起来。
瘦子并不理会,反而把口香糖包装收起来。
酒糟鼻子不敢上前去抢,无奈地看着张凡。
张凡冷眼带笑,不说话。
酒糟鼻子见张凡不能替他主持正义,扭过头,对自己身边的一个小民工模样的青年道,“你坐我身边,事情的经过,你看得最清楚了,你给评评理!”
小民工笑笑,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看样子,也是不想掺乎他们三人之间的纠纷。
睡觉的小青年见没人帮酒糟鼻子,对他便更也无视,提高了声音骂道:“评个机八理!假如真是你的口香糖中奖,你扔了,这相当于你是放弃领奖了!”
瘦子没想到意外地出现了一个帮凶,急忙附和道:“对,你放弃了。”
“它就是我的!”酒糟鼻子急得直搓手,却是拿这两个人没办法。
“呵呵,卧槽泥马,屙屎还想往回坐?”瘦子骂了一句,又扭头看着小青年,大概是为了两人能更加团结起来对付酒糟鼻子,“兄弟,这奖是他扔到你耳朵上了,然后我拾到了。要说有份,应该是你和我有份,跟他没关系。”
小青年见奖票在瘦子手里,自己想夺,也不现实,不如和瘦子组成统一战线来对付酒糟鼻子,这样的话,还可以分一杯羹,便点头道:“就是就是,理应咱两人分奖。”
酒糟鼻子见自己被孤立了,便对小民工道:“这事我得去找列车乘警,一会儿你得给我做证呀,给我做证的话,我会分奖金给你的。”
小民工一听,显然动了心,刚才的中立态度马上变了,道:“事实就是事实嘛,还用找乘警干嘛!乘警也管不了这些鸡毛蒜皮的事!”
然后,扭头对瘦子说:“我说这位大哥,你这就不对了!我亲眼看见他把口香糖包装撕下来,东西就是他的,你怎么就给生吞了?”
瘦子脸上立刻涨红了,欠起屁股,似乎要打人的样子,恶狠狠地冲小民工道:“听过一句话吗?叫做少管闲事活得长!”
小民工一愣,有点害怕瘦子的凶相,但仍然不甘心,想了一下,便道:“那……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即使乘警来了,也不可能就让你独吞了,我看,还是大家分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