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坐在张凡身边的沙莎,理所当然,也看出了其中的猫腻。
她面带微笑,饶有兴奋地看着事件往前发展。
小民工脸上呈现得意之色。
像他这种人,很少能有一次牛逼出气的机会。
他把包里的钱拿出两捆,扔给酒糟鼻子,再拿两捆,扔给小青年,然后又是瘦子!
六万块钱,转眼之间,落入了三个骗子手中。
瘦子忙把钱装好,把那个口香糖包装递过来,笑咪咪地道:“兄弟,你好运气!坐一回高铁,白得了两万块钱。”
酒糟鼻子讥讽地看了张凡和沙莎一眼,哼了一声:“见死不救的人,一分钱也分不到,眼馋去吧!”
小民工面带微笑,把包装拿在手里,仔细又看了一遍,小心翼翼地装在钱夹里。
张凡回过头,与沙莎相视一笑:猪脑袋!受骗也太容易了!
这时,列车广播播出,高铁的下一站就是京城。
张凡站起身来,从行李架上取下自己的拉杆箱,顺便拍了拍对面的酒糟鼻子,又拍了拍小青年和瘦子,笑道:“下次旅行再见。”
三个人都是傻笑着没有说什么。
张凡取下行李,依旧坐下。
三个人慢慢地睡着了。
车到京城站,张凡走下车厢,沙莎也跟上来,与张凡并肩走着。
张凡斜眼看了沙莎一眼,笑问:“你为什么非要粘乎我?”
沙莎并不回答,而是指着走在前边的小民工,“那个人被骗得好惨哪!”
这一句话,倒是使张凡对沙莎的印象有了很大改善:她也挺有同情心呀!
“我正要过去看看他呢!”张凡微微一笑。
两人快走一阵,追上了小民工。
这时,列车已经开始驶离站台。
“喂,你等一下。”沙莎道了一声。
小民工回过身,见是刚才坐在对面的张凡和沙莎,不禁皱了一下眉头,警惕地问:“怎么?你俩有什么事?”
“你那奖票……”
小民工一听提奖票的事,立即打断张凡的话:“告诉你们,奖票没你俩的份,那可是我花钱买来的。”
张凡被弄得哭笑不得,“你真以为那张纸片能兑奖?你没看出那三个人是骗子?”
“你以为我傻?”小民工自负地道,“在车上时,我查看了口香糖厂家官网,就是特等奖中奖号!”
张凡苦笑了一下:“他们不会制作个假的口香糖包装吗?要知道,现在的骗子都利用高科技手段啦!”
“呵呵,这个我岂能没想到?你上车晚,你不知道,那盒口香糖是列车售货员卖的!不会错的。”小民工依旧自得。
唉,人哪人!
这个小民工,看来具备了相当高的被骗素质!
没救了!
他没有想到,那个酒糟鼻子会事先把口香糖偷换掉?
“那你去站内超市兑一下,是真是假,立见分晓。”张凡无奈地道。
“走!”小民工相当兴奋,“兑完奖,我请你们吃夜宵。”
三个人来到车站候车大厅前一家大型超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