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出租车司机没料到半夜深更天上掉馅饼砸在嘴上,还特么接了个大活,顿时乐得差点把下巴掉下来,满口答应:“没问题,先生,您放心,我的车号你记下了,手机号也告诉你,绝对不会出问题。”
送走出租车,张凡站在那儿等下一辆出租车,准备去见欧阳阑珊。
而沙莎站在一边不挪窝儿。
张凡催促道:“你快走吧,我要去见一个病人,你跟着算什么!”
沙莎含意不明地笑着。
“你笑什么?怪怪的!你究竟想要达到什么目的?我这里,没你什么甜头,识相的话,赶紧走吧。”
“哈哈哈……”沙莎发出一阵笑声,声音里带着嘲讽。
“你笑什么?忘吃药了?”张凡耶揄道。
“我笑你!”
“笑我?”
“我笑你被人骗了,还以为自己是慈善家!像个傻瓜小丑!”
“我……被骗了?”张凡指着自己的鼻尖惊问。
“不是你还是我?”
“不可能。车上那几个骗子行骗的过程你是全程看得清楚的!”张凡虽然嘴里强硬,不过,心里也是一怔,有一丝不祥的感觉。
“行骗的过程不重要,重要的是结果。看看结果就清楚谁被骗了:他们四个人,谁也没有受到损失,结果只有你掏出了两万元!哈哈……”
沙莎捂着嘴,夸张地笑得花枝乱颤。
“咦?”张凡半信半疑,心中七上八下。
被骗的感觉确实相当糟糕!
有一种吃虫子的感觉。
想怄吐!
张凡真后悔在车上没有提高警惕,没有用古元真气场感知一下那四个人的恶意!
“胡扯!”
两万元对张凡来说不重要,重要的是张凡不想在沙莎面前认栽,便矢口否认道。
“嘴硬。你可以不承认,但心里憋气吧?王八钻炕道,又憋气又窝火,是吧?”沙莎似乎看透了张凡的心思,继续嘲弄。
张凡脸上直接挂不住了,瞪眼道:“你是不是还想来个大头朝下?”
“别别别,”沙莎又看见了张凡眼里那种狠劲,一阵恐惧,忙向后退,道,“你先别急着冲我发火,我会让你明白你确实受骗了。”
这时,一辆出租车在跟前停了下来,张凡钻进去,从车窗里冲沙莎道:“深更半夜的,别在这等人抢你!”
沙莎听了这话,心中有些热,望着出租车的背影,又是冷冷地一笑:“小帅哥,我就不信你逃得了我的手心!”
凌晨1点,京城某大酒店豪华套间,欧阳阑珊身穿一袭半透明轻纱睡衣,开门迎接张凡。
张凡一打眼就看见她睡衣下的轮廓,轻轻倒吸一口凉气:欧阳阑珊真美!
“小凡,好想你!”
欧阳阑珊快步冲上来,带着香见一阵,拥住张凡。
张凡也很享受地拥了拥欧阳阑珊,然后问:“孩子怎么样?”
欧阳阑珊指了指卧室:“睡了,睡得很实。”
张凡轻轻走进去,仔细端详了一下,又对比了上次的照片,感觉孩子有一些细微的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