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沙莎冲张凡含情一笑。
张凡轻轻一揪,把小民工揪得坐了起来,问道:“小兄弟,有没有搞错呀!”
小民工眼睛已经蓝了,就差尿裤子了,紧紧地夹住腿,“大大哥,你饶了我吧!”
张凡见状,笑道:“你要是也把尿尿到车上,我劁了你!快讲!”
小民工脸色苍白:“大哥,大哥这事儿……我太不是人了……”
原来,这四个人是一伙的。他们的钞票也全是假钞。
他们最开始,本来是想骗张凡的,后来发现张凡和沙莎很有钱的样子,不会贪那点小便宜,便开始实施第二套方案。
他们假装把小民工给骗了,然后,让小民工哭穷,获取张凡的信任和同情。
结果,张凡真的上了当,不但把三个骗子点了死穴趁机把钞票取出来,后来在火车站还自掏腰包,送给了小民工两万元钱。
不过,这些都被沙莎看得清清楚楚。
张凡和沙莎下车后,领班马上带人过来,把三个被点了死穴的骗子弄下了车,点开穴道,然后让三个骗子给小民工打电话。
小民工不知是计,前来会合,被领班等三个保镖一举拿获。
张凡听了小民工的叙述,不由得苦笑起来,挠着头,非常尴尬地看着沙莎。
沙莎极为得意,脸上满是讥讽,冷冷笑道:“我以为沈博士的男友一定是高智商的!没想到,也就是一般般喽,马尾穿豆腐——提不起来!”
张凡无言以对,心生怒火,随手给四个骗子每人弹了一个脑崩儿,在他们的额头上留下铜钱大的包包。
四个骗子疼得吡牙咧嘴!
“张先生,废了他们吧?双腿弄断,脚筋挑了,终身残废,扔郊外草棵子里就完事!”领班保镖道。
“报警吧,让警察处理他们。估计这几个家伙骗了好多人,让他们坐牢吧。”张凡说。
报警后,警察来了,问明了情况,警车把四个骗子带走了。
张凡回到候车大厅。
这次,沙莎没有跟上来。
因为,她有更大的事要做。
听了领班的汇报,沙莎十分兴奋,她感到自己抓住了一条大鱼,那就是香州门氏集团的第一夫人欧阳阑珊!
张凡一路没耽搁,直接赶回到张家埠。
显然,涵花一夜没睡好,眼圈有点发黑。
张凡把那串别墅钥匙亮出来给涵花看:“涵花姐,明年春天,我带你去欧洲玩,就住这个别墅,你看……房子周围都是鲜花,环境多好呀!”
涵花相当不感冒,斜看了一眼,不高兴地道:“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草窝。我就喜欢咱家里。”
看来,涵花又是吃欧阳阑珊的醋了:给你儿子娇形,该给酬金就给酬金,你送一套大别墅,算什么?是不是对我老公有想法?
张凡之所以每次跟欧阳阑珊见面,都强忍住欧阳阑珊的美色诱惑,不敢越雷池一步,而且见面后马上回家,其实就是为了打消涵花的疑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