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张凡把鬼星骰的光束对准天花板,口中念道:“天道地君,摄鬼伏阴!索命二鬼,你们听好了:时辰不到,魂不上路。你二鬼马上松开手,一刻钟后,再来索命不迟。若不听我驱使,我定收你们于骰中!”
天花板上二鬼听了,哪里受得了鬼星骰的法力,双双把手松开,把鬼身子缩回到天花板内,只留下两张鬼脸,在日光灯的灯座旁边,向下窥视着。
张凡见赵老爷子双腿落下来,魂魄归体位,松了口气,把鬼星骰收好,伸手点了个“医圣七星束魂穴”。
七个大穴点下来,赵老爷子慢慢地睁开了眼睛。
“是你?张神医!还有冰冰!”
赵老爷子语气无力,声音却清晰可辨,束缚七星穴将他体内残存精气元阳都束在主脉道之上,因此神志清醒,但四肢末梢脉道了无精气,瘫软不能动弹。
“不是炸尸还阳吧?”沈茹冰在张凡耳边颤声问道。
张凡差点笑出声,小声“斥”道:“什么话?有你这么当孙女的?”
沈茹冰这才稍稍安定,从张凡肩头上探出头来,看了两眼赵老爷子,然后小声道:“小凡,我还是有点怕怕,他眼睛里空空的,像鬼。我们赶紧出去吧。”
说完,松开张凡,回身把急救室的门打开,冲外面道:“朴通,你进来吧!”
赵院长应声过来,走进急救室。
“张神医?搞定了?”
“搞定了!”张凡小声严肃地道:“但是,他最多有一刻钟机会,你有话赶紧问他。”
“是是是,张神医费心了。”
赵院长眼里露出希望,看了一眼爷爷,又看了一眼沈茹冰,意思是说:茹冰,你还是先出去吧。
沈茹冰微微一笑,不无讥讽地道:“朴通,你是赵家长孙,爷爷对你抱有厚望,我是女的,早晚嫁出去成了外姓人,所以,爷爷的临终衣钵,还是你来继承吧!”
张凡和沈茹冰走出门来,随手把门关好。
众人都不太说话,焦急地等着噩耗的传来,以便早点离开这里回家去。
“小凡,你猜猜,老爷子能跟朴通交待什么?”做为外孙女,也是赵老爷子两个孙子辈的子孙之一,沈茹冰不可能不对外祖父的遗嘱产生关切。刚才,她之所以主动提出离开,是因为她早己料到,外祖父从不把她当赵家人,即使临终有什么留下的,也不会当着她的面说出来。
张凡微微一笑,嘘了一声,示意沈茹冰安静。
这不公平!
张凡心想:真有什么遗产的话,也应该有沈茹冰一份儿。
不行,我得听听,赵老爷子到底想说什么。
于是,悄悄打开聪耳。
顿时,急救室里的对话清楚地传到耳朵眼里:
“……通儿,我生了两个儿子,你爸、你叔都对中医家学不感兴趣,茹冰虽然有中医天资,但她是女孩,早晚出嫁,是外姓人,绝对不可靠。只有你是我赵家血脉,你秉承祖训,学有所成,是我赵家中医祖传的希望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