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她倾身起座,给张凡倒了一杯爹马利。
见张凡的眼光落在自己身上,她优雅一笑,把自己胸前毛绒睡衣的领口紧了紧,勉强遮住两样傲人的存在,重新坐下,低声问道:“小凡,你感觉,如果门家庆知道了我儿子不是他亲生的,他会怎样?”
张凡对于这个问题,相当地不感冒,反问道:“我不是正在定期给你儿子矫型吗?难道,你不相信我能把你儿子整得跟门家庆像是一个模子倒出来的?”
“你的小妙手我领教过,怎么可能不相信!我的意思是说……”欧阳阑珊四下看了看,四周无人,警惕地把头凑近张凡,小声耳语:“如果有人向门家庆举报,说咱俩有那种关系,门家庆肯定开始怀疑我不忠,然后就会怀疑我儿子的血统,那时,DNA一验,就真相大白了。”
张凡嘿嘿一笑:“举报?举报咱俩啥?”
欧阳阑珊拿起手机,翻了几下,从里面翻出一张照片。
“你看看这张照片!”欧阳阑珊把手机举到张凡面前。
张凡一打眼,眼光顿时直了!死死地钉在屏幕上。
脸色大变,只觉得双腮火辣辣地烧了起来,内心暗道:这……特么又见鬼了?
这照片,难道是鬼拍下来的?
照片上,张凡刚刚从一个酒店的房间里走出来,而在他身后,欧阳阑珊身穿纱睡衣送他出门……
这不是前些天在京城给欧阳阑珊儿子整形时,从她房间里出来时的情形吗?
怎么?
难道被人跟踪拍摄了?
“这照片从哪来的?”张凡惊问。
“一个女人传给我的。”
“女人?”
“你得罪过一个叫做沙莎的女人?”
“沙莎!”张凡已经想到了是她!
他把拳头往桌子上一敲,怒不可遏:“是她!?这婊子!果然跟我玩轮子!”
“她跟我说,她派手下人一直在跟踪你,这是那天晚上他们偷拍的。”
“她要怎样?”张凡咬牙低声问。
“她没提要求!可是,最麻烦的却是她不提出要求!什么也不要,这才是最可怕的。如果她提出具体的想法,我们可以想尽办法来满足她。现在她缄口不谈条件,恐怕……是怀有天大的野心!”欧阳阑珊担忧地道。
去!
这个沙莎,那次在餐厅偶然见面,然后就对张凡紧追不舍。
难道,她真有这么浪?
不会吧!
这里面确实有一种夸张的、不正常的东西。
张凡托腮思索,良久,才慢慢道:“解铃还须系铃人。此事由我而起,我来解决。我必须见她一面!”
欧阳阑珊点点头:“我请你来滨城,也是这个意思。”
“怎么联系到沙莎?”
“我有她的手机号。她正在滨城。你打电话问问她!”
张凡拨完沙莎的手机号,深深地吸一口气,按下了发射键。
沙莎那边一听是张凡,马上吃吃地娇笑起来:“嘻嘻嘻嘻,张凡,你总算肯理我一理了!”